黯淡前景下,“亚洲最大及最神秘投资者”和淡马锡选择加大PE投资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19-07-10 20:56:54

在全球经济放缓、投资回报下滑的预期下,对于掌管着巨额财富的这两家机构投资人来说,应该如何应对呢?稍作比较可以发现,两家机构的投资策略变化非常一致。

 

本文来源:亚洲另类投资(ID:asiaalts)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新加坡的两家大型投资机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淡马锡(Temasek)最近几天相继公布了2018财年的年报。作为在全球市场上都非常有影响力的两大投资机构,他们对未来的投资预期和策略变化无疑颇有参考意义。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这两个中国投资人都耳熟能详的机构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机构,二者的定位及其投资策略、风险偏好均有一定的差异。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是新加坡的主权财富基金,成立于1981年,其主要任务是管理新加坡的外汇储备。公司一直被称为“亚洲最大及最神秘的投资者”,因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并不对外公布其实际管理资产的规模,只是对外表示其资产管理规模比1000亿美金高很多。而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Sovereign Wealth FundInstitute)的数据估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是全球第八大主权财富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约3900亿美元。

 

而淡马锡则是由新加坡财政部全资拥有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成立于1974年,刚成立时的总资产为3.5亿新元(约合0.7亿美元),到2018年3月底时该公司总资产已达3000亿新元,缔造了一个投资神话。

 

简单而言,新加坡投资公司和淡马锡的显著差异是前者全部投资于海外,而淡马锡则有一部分资产是在新加坡国内。

 

此外,二者的投资策略和风险偏好不一样。淡马锡更积极,承受的风险度响度较高,从它的业绩表现波动就可见一斑。2009年财年时,淡马锡的1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30%,而在2014年时,这一指标也曾高达46%。

 

而GIC则更为保守,偏好中低风险,追求更稳健的长期受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在各种资产种类都有涉及以此来降低风险,大部分投资都是在公开市场交易的股票证券和货币,相对而言,仅有小部分在私募股权和房地产。

 

从2018财年的年报来看,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了,它们短期的投资收益都受到了直接的冲击。

 

 

01  短期回报水平明显下滑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年报一直不对外披露单一年度的投资回报,其主要业绩指标是年度滚动20年实际回报率(the rolling 20-year real rate of return),而至2019年3月底,该指标为3.4%,与去年的持平。不过,这也同样是2009年以来的新底。事实上,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回报率此前已经连续三年下跌。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林昭杰在记者会上称,当前投资环境面对的三大挑战主要包括:市场估值过高、全球增长放缓和不确定因素增加。

 

基于这样谨慎态度,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对债券和现金的配置在截至3月份的一年中从去年的37%和五年前的31%上升至创纪录的39%。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表示,现在对投资环境的态度比去年更加谨慎,并且由于高估值和经济增长放缓,正在为低回报做准备。

 

而从淡马锡的情况来看,业绩回报也并不乐观。

 

淡马锡2018年财年(截止2019年3月31日的财年),按新加坡元计算,其投资组合净值为3130亿新元,1年期股东总回报率为1.49%。不过,如果是按照美元计算的话,其回报率实际则为-1.93%。

 

从更长期的角度看,10年期和20年期股东总回报率分别为9%和7%。

 

在过去一个财年中,淡马锡脱售额为280亿新元,投资额为240亿新元。

 

 

02  黯淡前景下的选择:加大私募股权投资

 


眼下或许还并非是最难熬的时刻。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在年报中称,未来几年,投资环境仍然具有挑战性。高估值、全球增长放缓和不确定性预示着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投资组合和参考投资组合的回报率均较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在投资组合选择上仍然会保持谨慎的立场。

 

淡马锡也同样强调了全球经济放缓带来的风险,“若经济增长继续乏力,低利率环境可能持续,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回报预期可能降低。”

 

在全球经济放缓、投资回报下滑的预期下,对于掌管着巨额财富的这两家机构投资人来说,应该如何应对呢?

 

事实上,过往数据和海外经验表明,私募股权投资是跨越经济周期的资产类别,相关投资产品的表现往往与经济周期的关联性较弱,被认为是具备“穿越周期”的能力,这也是在经济周期背景中受到青睐的原因。

 

而从新加坡投资和淡马锡的投资策略变化上来看,也同样印证了这样的逻辑。这两家机构都一致选择降低公开市场投资比重,反而在私募市场加大布局。

 

从新加坡投资公司的情况来看,至2019年3月底,它从发达国家的公开股票市场上的投资比重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虽然占到了19%,但去年此时的比重是23%,缩减了4个百分点。另一方面,风险较低的债券和现金所占比重则持续上升,从前年的35%增至39%。

 

在私募股权上的投资,则同比提升了1个百分点,从去年的11%提升到了今年3月底的12%,而在更早一年,这一比重还仅仅只有9%。新加坡投资公司加大私募股权投资布局的趋势显而易见。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首席投资官也坦陈,不确定性增加使得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减少了在发达经济体的公开市场中持有权益,“那里的估值已经非常高了。”不过,他也表示,正在持续加大在发达经济体的私募股权投资。

 

淡马锡也有意在2018财年里调整了投资步伐,本财年投资额为240亿新元,比上一财年下降了17%;而在卖出资产方面则更加坚决,本财年脱售额为280亿新元,而上一财年仅160亿新元,同比增长了75%。

 

具体来看,淡马锡尤其是大幅降低了其持有上市大型资产(持股比例不低于50%)的比重,从上一财年末的15%降低到了今年3月底的12%,降低了3个百分点。

 

与之相反的是,非上市资产则占比高达42%,较去年3月底增加了3个百分点。

 

 

03  并没有从中国撤退

 


值得一提的是,过往多年,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和淡马锡都一直是中国市场的活跃投资者。而毫无疑问,它们也意识到了去年开始的中美贸易紧张关系所带来的挑战,无疑,他们也是审视外资对中国市场投资信心的一个窗口。

 

而结论可以从它们“诚实的身体”上得到验证,显而易见,这两家投资公司都没有从中国撤退,而一定程度上还在加大中国市场的投资力度。

 

淡马锡的投资组合敞口大约有2/3都分布在亚洲,而在去年财年,在中国市场的投资占到了整体规模的26%,和新加坡本地同列首位。而从过去三年的趋势来看,其在新加坡本土的投资比重在持续下滑,这意味着,中国未来有望超越新加坡,成为淡马锡在全球投资最大单一市场。

 

淡马锡全球投资组合战略与风险高级执行总经理方静仪公开表示,虽然中国市场前景可能因中美局势而承受更大压力,但中国对宏观风险具有充分认识,也有足够空间采取宽松政策来缓解压力。因此,淡马锡对中国经济的中期走势保持乐观。

 

去年,淡马锡参与蚂蚁金服的C轮融资,还投资中国的几家医疗企业,包括百济神州、亘喜生物和泰格医药等。

 

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也明确了未来亚洲市场将会是重点的投资区域,其也在年报中展望称,即便美国和中国全部加增25%的关税,中国的增长和发展也不会就此停止。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国母基金联盟成员单位动态 | 合肥高新集团获得AA+主体信用评级;盛景嘉成投资覆盖项目亚朵酒店拟登陆创业板

盛景嘉成刘昊飞:股权投资的高回报必然来自“非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