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夏剑林:以金融促创新,打造科技金融的“超级舰队”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19-08-08 17:20:04

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鸣锣开市;9点25分,科创板正式开盘,首批25家公司集体上涨。据中基协初步统计,共23家企业得到过私募基金的投资,背后聚集的VC/PE机构数量更是达到了200家以上,融资总额超过了100亿元。


而在此前的专访中,重庆科技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科金”)董事长夏剑林告诉母基金研究中心,他们在2016年便已推出了区域性的重庆股转交易中心(重庆OTC)科技创新板。


夏剑林,重庆科技金融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曾经教过书,在企业任过职,长期在市和区县党委政府部门工作。有企业高管的经历,也有党政机关工作的经验。


原是一名教师的他,写得一手好字,思路清晰透彻,讲话有的放矢。“人的一生做不了多少事,但是一旦投入到一项工作中,我们就应该专心致志、全神贯注地去做这样一件事。”他认为,科技金融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现在既然在干科技金融工作,那么就要专心致志地做好科技金融这件事,所以体系建设也好、平台建设也好,制度建设也好、文化建设也好,都是为了做好这样一件事。



△ 重庆科金董事长-夏剑林


重庆科金前身为重庆科技资产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2014年初为更好地整合资源支持科技企业发展,努力实践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经重庆市政府、市科委批准同意,在原公司基础上正式组建了“重庆科技金融集团”。这是一家由重庆市人民政府全资控股的国有独资公司,围绕股权投资、债权融资、众筹募资和科技金融服务等方面开展工作,为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提供综合性投融资服务。


重庆OTC科创板,全称为重庆股份转让中心科技创新型企业股权报价系统,重庆科金的众筹募资体系,便是希望通过OTC科创板挂牌等方式,推动科技型企业进入多层次资本市场。



01 科创板之风,重庆OTC先行



2017年4月14日,重庆OTC科创板开板,首批71家企业正式挂牌。


重庆OTC科创板可谓全国首创,是在重庆市科委、市金融办、市国资委的支持下,在重庆OTC孵化板、成长板的基础上,通过B2C模式设立的独立板块,旨在为具有一定规模、创新性强、增长潜力大的科技型企业提供专属的挂牌展示、股权托管、股权融资、债权融资等综合性资本市场服务,搭建科技型企业融资平台、定价平台、培育平台及综合展示窗口,从而强化多层次资本市场对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孵化培育功能和支撑作用。


截至2019年7月19日,重庆OTC科创板挂牌企业已累计达到389家。重庆OTC总裁张序表示,重庆OTC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孵化企业,将企业推向更高层次的资本市场,而国家科创板的推出,是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利好,也是重庆OTC的利好。


对于国家科创板的推出,夏剑林感到欣喜,“重庆也在行动,包括我们市里面是让我们金融监管局在牵头、科技局在配合,看如何把重庆的科技型、创新型的企业推上国家科创板。”而随着上海科创板进程的推进,重庆OTC也在对挂牌企业和托管企业进行摸底,希望为国家科创板培养和输送符合条件的苗子企业。据了解,重庆OTC至少已培育了3家挂牌企业成功IPO上市,3家挂牌企业实现并购上市,30家挂牌企业进入新三板市场挂牌。


夏剑林告诉我们,原来在创业板刚推出的时候,他们科风投就投资了创业板第一批企业中的莱美药业(30006)。重庆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重庆科风投”)于1992年10月成立,2016年起全面转型为科技风险投资引导基金。


与此同时他表示,“到2020年,我们入库的科技型企业大概是2万家,要分别进入科技型中小企业、高新技术企业、高成长性企业库,然后推出进入OTC科技创新板的企业。”而在目前,如果说重庆有60万户中小企业的话,科技型中小企业就只有1万多家;1万多家企业中,重庆科创板挂牌企业只有300多家。


“这个基础是非常的薄弱”,夏剑林对此十分忧虑。虽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他指出,重庆也在着手做一些布局,积极培育科技型独角兽企业,并与上交所、深交所西部区域服务中心进行了连线,一方面提前了解科创板的一些政策,一方面也看看重庆的独角兽企业有无可能加速进入科创板。“目前来说,我真的感觉那个基础比较差,我们还是任重而道远,任重而道远……”他不无感慨。



02 科技金融之路,需上下而求索



“路漫漫其修远兮”,夏剑林他们“上下求索”,为重庆科技金融集团确定了一个目标、两类服务、三大体系、四支基金,还有一个线上线下平台的科技金融服务架构。


一个目标是指,建设西部创投高地,打造国内一流科技金融集团。夏剑林认为,在投资这块,重庆其实已经算是西部里边做得比较早也有一定成效的,无论是集团架构设计还是科技金融体系建设,但是他们科技创新的一个短板也还是比较明显的,因为原来重庆毕竟属于四川,所以在当时不是一个省级的架构。源于此,现在重庆市的高校、科研院所这些机构相对比较少,基础相对比较薄弱,所以在人才、技术上的优势不是很明显。


他坦言,“建设西部创业投资高地,这是重庆一个现实特点所决定,科技创新基础比较差,创业投资的环境氛围不浓厚。而且处在西南地区,和成都、武汉、西安等地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特别是在科技创新这个板块上短板明显。”


对比其他城市,他们细细分析了现状:比如说西安,它可以对外输出技术,以技术来吸引人才;同样要吸引资本,成都、武汉高校院所比较多;重庆虽然有70多所高校,但是这些很多都是由原来的高职院校转变过来的,就是说它的层次还不够高,特别是院所。


“尤其是大院大所,实际上在武汉、成都、西安都比较多,而重庆是一个重工业的城市,门类比较齐全,优势也比较突出,但是我们在基础创新这一块、技术创新这一块,能力比较弱。我们也是想主要依靠资本来聚集技术、吸引人才,所以要建设西部创业投资高地,就是要围绕我们国家西部科技创新中心、金融中心的建设,打造科技金融的一个超级舰队。”


因为是科技金融集团,重庆科金的服务就是要利用金融这一手段和工具推动科技创新、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产业园区建设。“这两个服务,一个就是要为科技型中小微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另外一个就是为我们全市的创新创业创投者提供科技金融综合服务。”这两类服务,一个是针对企业,一个是针对人,通过把这两类服务有机地结合,推动科技和金融的高度融合,促进技术和资本的高效对接,形成创新创业和创投者的高频共振。


如何提供这样两类服务,打造一个西部创投高地和国内一流科技金融集团?夏剑林介绍说,重庆科金构建了三大投融资体系。这三大体系,分别是股权投资体系、债权融资体系和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首先,股权投资体系,主要是通过股权投资围绕科技型企业全生命周期建立了几支基金,一是股权投资体系,围绕企业生命周期的种子投资引导基金、天使投资引导基金、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第二,债权融资体系,主要就两块业务:一个是传统的科技融资担保业务;二是在全国率先推出的知识价值信用贷款风险补偿基金,通过建立知识价值信用估值评价体系和政府风险补偿基金池子,帮助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第三,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推动科技型企业进入多层次资本市场,比如重庆OTC科创板。


至于四支基金,“我有介绍,就是之前提到的种子投资引导基金、天使投资引导基金、风险投资引导基金,再加上那个知识价值信用贷款风险补偿基金。”夏剑林笑道,“这是我们着力在打造的四支基金品牌,也就是围绕着科技型企业而设立的,覆盖从种子期、初创期到成长期等不同阶段,目前大多是政府出资,整体情况推进还算比较顺利。”


另外一个就是全方位、多渠道的科技金融服务架构,主要是两个平台,分别是线上的创新创业创投服务平台和线下的西部科技金融路演中心。同时,他们还有科技金融服务联盟,还有创业投资协会,几百个会员单位一起来共同推进重庆市的科技金融创新工作。



03 引导基金之意,不坠政府投资机构之志



2015年,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加快创业投资的发展意见》,对创投引导基金下一步改革发展做了“1+3”的制度安排。重庆科金在重庆市科委领导下,整合资源,设立了各10亿元规模的创业种子投资引导基金、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以促进资金链与创新链的高度协同融合。


引导基金通过遴选优秀基金管理机构或团队,吸引各类社会资本,共同投资组建私募股权投资子基金,投资重庆的科技型企业,发挥引导基金助推重庆市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转型的作用,以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氛围。


夏剑林表示,在定位上,种子引导基金是区域全覆盖,对所有的创新创业者和创新创业团队,都要给予一定的支持;天使投资引导基金面向天使阶段,要实现新兴产业领域全跟踪,并针对现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比如说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大健康等,进行全跟踪;风险投资,之前他们定位是站在风口牟取暴利,投资了几十个项目,后来才出现了科技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目前,重庆三只引导基金的规模已达220多亿,知识价值信用贷款基金规模超过40亿,财政资金的杠杆和撬动作用十分明显。


如何实现三支基金的联动与协同发展?他进一步阐释,“我们在打造创新创业创造服务平台的时候,就力图把我们现在种子投资基金支持的初期项目,让天使投资基金进行跟踪。天使投了以后,风险投资继续追踪。所以现在建立的一个平台,就是把我们的几支基金在平台上有机地整合起来,然后通过包括投资还有贷款、保险、政府补助扶持在内的手段等,让投贷保补联动起来,为我们眼中一些比较好的项目予以各方面的支持,从萌芽到长成。”


在这个过程中,引导基金要发挥好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只引导不直投、参股不控股,种子支持种子期创新型企业从0到1的“播种成立”,天使进行初创期小微企业从1到2的“育苗培育”,风险重点支持长期创新型中小企业促进其从2到N的“快速生长”。


“既然叫引导,那就要以资本来聚集技术、吸引人才。”其中,资本方就是政府引导基金。天使投资或者是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等都有返投要求,比如说对重庆本土项目的投资,他们原来较高的返投比例现在已降到了1:1,能够吸引更优秀的团队入驻重庆。他们通过参股组建新的基金,吸引国内头部的GP团队过来,带给重庆一些新的项目、新的理念、新的商业模式,还有包括技术和资本等方面的一些支持;同时也把重庆的一些项目,包括农业项目、工业项目或者其他的优质项目,和其他的地方进行嫁接,实现双方的共同发展。此外,为了让过来重庆的基金能够诚心诚意地做投资,引导基金会把收益的20%甚至是50%,拿出来让渡给基金管理公司,“引导基金要坚持做一些投资让利”。


夏剑林以生物医药举例说明,他们围绕重庆医科大学创新创业生态圈,组建了生物医药类的创新基金,同时引进比如上海创业资本、武汉百创汇等,把生物医疗技术、医疗器械和产品、医院医学人才等和投资机构、基金有机地整合起来,打造生物医药这一块运营平台,共同推动医学创新中心建设。


他强调,重庆是一座充满活力的魅力城市,市委市政府对创新创业和创业投资高度重视,正在大力建设创新之城、创业之都、创投高地,让重庆的创新活力竞相迸发,创业环境更加优化,创投资源更加集聚。热忱欢迎科技界、投资界各界朋友到重庆,共同推动重庆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市场化母基金如何炼成——立足实体,修炼内功,创造价值

创新工场李开复:VC+AI新模式,Tech VC时代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