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局资本陶恩:迎接科创板机遇,提升核心竞争力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19-09-02 19:38:02

2019年8月28日,第四届华兴Alpha「影响力投资峰会」在京圆满落幕。中国母基金联盟为本届影响力投资峰会的独家战略合作联盟。


在以“金融重构下的资本动向”为主题的影响力对话中,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华兴Alpha负责人周翔深度对话招商局资本执行董事陶恩,围绕科创板带给投资界的机会、招商局资本投资策略、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是否趋同、核心竞争力建设等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分享与探讨。



图为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华兴Alpha负责人周翔对话招商局资本执行董事陶恩



01 科创板带来的机会



在7月份的时候,第一批科创板公司已上市,整个板块交易很活跃,陶恩表示,科创板对投资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陶恩认为,目前,面临着中美贸易战,中国也在反思如何推动中国的创新,中国的创新肯定需要一些资金支持,需要VC、PE的支持。但中国在过去几年,面临很大的挑战,在于后面的退出流动性问题,在未来几年,很多PE都面临着退出的挑战。所以,科创板是从源头解决如何疏通后面退出渠道的难题,特别是一些创新型企业能够更好地退出,也激发了中国VC、PE的热情,去推动更多投资,从源头解决了退出渠道之后,反过来去推动未来创新的投资。


“科创板也有点热,整体上估值大家有很多探讨,看估值是否合理。对风险和创新合理的定价是整个中国PE界、投资界需要思考的问题。保证VC、PE投资人赚钱,包括二级市场的投资人也能赚到一些钱,而且保证企业能够长期走下去也很重要。”陶恩补充。


陶恩提出愿景,希望科创板成为一个比较好的让企业持续融资的渠道,包括现在讨论的上市公司子公司可分离出来,可能都是为了鼓励更多创始人通过渠道融到钱,走的更长、更稳,这是关键。



02 投资策略



随着科创板被重视,陶恩表示投资策略的定力非常重要,不会因为科创板现在估值高就给予拟上科创板的公司更高的估值。


陶恩介绍,招商局资本整体上来说依旧是非常稳健、市场化的。招商局资本很多投资偏中后期,早期的科学技术也在积极探讨。“我们一直没那么热衷追风口,更多是考虑更长远的产业机会,对于各种风口我们会积极关注,进行投资的时候,我们更多判断产业的常见投资逻辑。”陶恩还补充到,科创板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好的机会,提供了非常好的退出渠道,在一些项目上可能会更加积极一些,但是他们更多的还是希望保持定力。


03 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趋同



科创板开了一个很好的窗口,使得更多中国公司有机会在中国上市,而不是一定到海外去。在这样的环境下,陶恩认为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投资风格会越来越趋同,有各自的优劣势。


陶恩认为,人民币和美元基金投资风格的差异一直在慢慢靠拢,因为从投资的本质来说,本不应该有这么多差异,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投资风格差异可以从募投管退的角度来理解。首先,美元基金的资金都是比较长线的资金,整体上PE就是一个长线的投资,只不过在中国这边长线投资短期化了,中国人民币基金中的短期资金决定了各种投资都无法布局长线的投资。从投的角度来说,全面PE时代很多人民币基金经理并不专业,但未来很多小的基金可能会慢慢消亡,越来越集中化,人民币的基金规模会越来越大,综合素质各方面成熟度都非常高,这方面基本上趋同。


陶恩还强调,在决策流程方面,美元基金相对快捷,但是也有很多美元基金是全球化决策,这方面和人民币基金相比劣势很明显。原来不少人民币基金和大部分美元基金在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委员上专业度有一定差异,现在这种也在改变。在管理方面,中国很多人民币基金不像美元基金,经历了非常长的投资周期,在管理方面有非常多的经验。从“退”的方面来讲,包括科创板,包括香港地区的退出渠道,使得退出方面和美元基金差距缩小。



04 核心竞争力



从募投管退来说,未来会逐渐两极分化,资金会聚集到头部资金里面,头部基金会投到更多优秀项目,对于投资机构来说,陶恩认为建立核心竞争力非常重要。


陶恩强调了核心竞争力最主要的几个方面,即,机制(包括投资决策流程及机制,人才激励机制等)非常重要;人才的竞争是非常关键的;在布局、投资上需要一些耐心、需要慢。所以,需要更多的一些深入的行业研究,包括对周期的判断,宏观经济周期和信用周期的判断,一些慢思考,进行一些更有耐心的投资。在未来,一定是依靠专业驱动和研究驱动,才能够形成一个非常核心的竞争力。


05 未来布局



招商局资本是国资一个很有标杆性的机构,在投资主题、投资机会方面,陶恩表示,现在很多投资机构面临的挑战确实非常多,包括项目如何退出等问题一直被思考,这里面就是投资主题和投资策略的问题。陶恩还指出,过去十年,全球包括中国经济的增长一方面是来自于科技创新,从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开始,一波波的科技浪潮,把整个生产力及人均财富都不停地拉起来。另一方面来自于全球化的红利,发达地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把这些资本输出到发展中国家。通过全球化的分工,整个全球都享受到了全球化的红利。


“除了全球化红利及科技创新,过去这么多年全球经济发展的拉动还有一个是来自信用及负债的使用,即把未来透支到当下。适当的杠杆使用有利于资源的配置,推动资金进入有潜力的资产中。但这个杠杆如果过度使用,而且进入到投机性资产,将形成极大的贫富悬殊,投机盛行,对发展新的技术是不利的。到了现在的阶段,无风时代下好的科技、大的科技突破,现在暂时还没有看到特别多。”


陶恩表示,全球化的红利包含劳动力的红利,包括中国人口的红利都已用尽。全球贸易矛盾不断加大,包括美国、中国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美国与中国的负债率均非常高,未来破解全球经济放缓的难题还是需要能带来人类工作效率及沟通效率提升的重大的科技革命的突破。接下来在科技方面的主要突破及投资机会看好医疗大健康的新技术领域(生物科技,医疗大数据,AI技术等)、大数据/机器人/AI技术在各产业中的应用,高端智能制造,物联网技术等。

对于投资策略来说,未来的一些投资主题包括逆经济周期的投资,国企改革,未来科技革命主题,以及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角色的变迁与升级带来的机会等。


06 寄语创业企业



在市场环境慢下来后,大家越来越看重企业本身的核心竞争力壁垒,今天市场一定程度上算是寒冬,陶恩在对寒冬中的创业企业的寄语中表示,这个寒冬是相对的,优秀的企业家永远不有寒冬,优秀的投资机构也不会有寒冬。


“在未来机会一定都存在,包括科创板,这个差距会拉开,头部的企业和其它企业的差距,包括给的估值都会拉开,各方面的两极分化都非常严重,全球财富的两极分化到投资机构在未来的两极分化、企业估值的两极分化,这是非常大的永恒的主题。所以,做好自己,把核心竞争力做好是非常关键的。”陶恩认为。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新老基金同时“受困”,“戴着枷锁的钱”拿不拿?

千亿“基金债”补血——揭秘资本寒冬中地方政府引导基金的募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