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基金是穿越经济周期的利器?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19-12-23 16:58:51

2019年12月7日,由中国风投委、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北京圆满落幕。



在以“‘问渠哪得清如许’——FOF前景瞻望”为主题的专场论坛中,宜信创始人唐宁作为主持人,对话工信部中小企业局融资和担保服务处调研员杨叶阳、盛世投资首席执行官张洋、盛景嘉成母基金董事长彭志强、福田引导基金总经理汪云沾和恒旭资本(上汽母基金)总经理陆永涛。嘉宾们对母基金如何穿越周期、母基金税收优惠等问题展开了精彩的讨论。


01 母基金如何穿越周期并抵抗风险?


在经济下行或不确定的大环境中,有“穿越经济周期利器”之称的母基金应该如何做才能成功穿越周期?针对这个问题彭志强给出了盛景嘉成的答案。


据彭志强介绍,盛景嘉成母基金一直非常强调资产配置分散化,在内部执行“四分散”原则:一是在中国、美国、以色列三个国家进行分散投资;二是进行全阶段运作——从早期天使到VC、PE,并参与某些上市公司项目;三是投资行业相对比较分散,IT、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各个领域都有布局;四是所投GP也相对分散。


同时,彭志强介绍了资本寒冬下的投资策略:第一,优中选优。不再大幅扩大对新基金的覆盖,会在原有基金里优中选优;第二,加强直投能力,增强对市场的敏锐度;第三,加大对早期天使基金的覆盖和参与。“其实作为母基金来讲,参与早期是不划算的;但现在整个一、二级市场是一个长周期的倒挂,所以在冬天里,还要更多地播种,覆盖更多早期项目。”彭志强称。同时,彭志强也表示开始重点关注S基金,下一步会在这方面进行探索。


02 科创板开辟新战场



今年科创板的推出为投资机构提供了一条全新的、重要的退出渠道,同时新三板的深化改革也在加速推进中,这些变化会对母基金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各位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据杨叶阳介绍,在中国直接融资比重较低、银行依然是中小企业融资主渠道的背景下,工信部目前正在筹建一支400亿元规模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其中,80%的资金做为母基金,20%的资金做直投,投资对象面向全国的中小企业,不限投资区域,也不限产业领域。


杨叶阳认为,目前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可以给市场带来四方面的改进。首先,改变中小企业融资结构,打开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渠道,也为机构退出提供了非常好的通道;第二,优化了全社会的投融资环境;第三,有助于实现真正的产融结合;第四,降低中小企业融资的成本。相较于综合成本很高的间接融资,直接融资不仅成本较低,还可以获得一系列的投后增值服务。


对此,汪云沾也表示,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对创投行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他表示,科创板开辟了一个创投行业退出的主战场,而创业板的改革则大大拓宽了原有战场的范围。其次,科创板主要支持硬科技,非常与时俱进,极大地促进了对硬科技行业的投资。同时,他也表示,这些改革举措给投资人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上市、退出是容易了,但是退出的估值重心可能会下降,一、二级市场有可能出现倒挂。”所以,汪云沾认为,未来投资人要提升自己,在业务上既要往前向企业延伸,也要往后拓展,在企业上市之后再“送一程”。


03 税收支持待落实


针对母基金行业的税收支持问题,几位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张洋表示,整个创投行业在近几年才开始在税收方面获得支持,但母基金行业享受的税收优惠感觉还不多。他认为,在现行的税收法律框架下,没有大规模突破其实很难真正有税收优惠的获得感;但即使不考虑税收优惠,也可以先解决税收公平问题。其次,从实践来看,因为定义不清导致很多税收优惠不能落实,因此需要给创投基金一个明确的定义。张洋建议在这方面可以借鉴国外,比如以持有年限和穿透的底层资产为标准定义创投基金。


彭志强则建议,不管是创业投资基金还是私募股权基金,在全国范围内都应该按20%的所得税率征收,同时,成本按整个基金而不是某个盈利项目抵扣。对此,汪云沾也表示认同。汪云沾认为,20%的所得税率需要用法律确定下来,否则目前的情况无法出具完税证明,导致基金无法清盘,有很大的后遗症。


04 打造产业生态 应对未来挑战



2019年对母基金行业而言充满了诸多挑战,展望未来,几位嘉宾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杨叶阳认为,政府引导基金的第一个定位应该是引导更多的社会资本弥补市场失灵;其次,国家和地方应形成联动,给更多机构提供产业政策扶持、解决资金缺口。杨叶阳还提到,所有的母基金应该形成一个闭环,在自己的领域里,打造良好的产业生态。


张洋认为,政府引导基金如果能进一步对管理制度松绑,并实现人员的专业化,在目前即是很大进步。未来,政府引导基金的市场化则需要做到资金来源市场化、激励机制市场化、决策机制市场化和退出机制市场化。


汪云沾表示,政府引导基金要发挥逆周期调节功能,需要打通银行资金进入的渠道;同时,解决激励机制问题,打造生态圈,都可以让母基金发挥更大的作用。陆永涛认为,尽管过去一段时间在母基金的募资过程中压力很大,但还是要对行业抱有信心,希望跟GP、被投企业能抱团取暖,做好投后工作。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金资本肖枫:母基金大变局之际,要盘活存量资产构建纵深布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陈道富:大变局之际 母基金的新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