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徐清:专注母基金 做母基金的专业者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03-31 18:06:53

管理着中国规模最大的创业投资母基金,基石投资人包括元禾控股和国家开发银行,四期母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超200亿元,辐射资产规模预计超1000亿元,这是元禾辰坤成立14年来的赫赫战绩。

 
过去14年,元禾辰坤聚拢了一个庞大的GP社区,投资了超过60个GP管理的90多支基金,在全中国不同的行业投资了接近1600家公司,覆盖医疗健康、智能制造、企业服务、消费升级和文化娱乐等领域。
 
这一切,都离不开元禾辰坤主管合伙人徐清的陪伴与掌舵。徐清,复旦大学法学学士、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硕士,自2002年起,先后担任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管理部、基金投资部总经理,苏州工业园区银杏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6年起,作为元禾辰坤的开拓者,开始负责国创创投母基金和国创元禾母基金的运作和管理。在她的努力与助推下,元禾辰坤在随后的岁月里逐渐成长为中国母基金行业的中坚力量。
 

01  中国母基金行业先行者
 

2006年,位于苏州的元禾控股(原名:中新创投)决定在原有的直投业务基础上开拓FOF板块,成立一支面向早期投资机构的创投母基金,首期10亿元母基金的出资人——苏州工业园区和国家开发银行对此非常支持。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彼时该母基金的管理机构元禾辰坤在国内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我们当时主要和海外的FOF做了一些沟通,了解了他们做FOF大概的思路和做法。其次,因为我们自己也是做直投出身,所以对行业里的一些基准也有一定了解。第三,我们研究了当时国内的法律、政策条件,根据当时的情况对我们能做到的状态做了很多调整。”徐清在接受母基金研究中心采访时如此介绍元禾辰坤的从零起步。
 
当时的环境下,市场节奏相对缓慢,让元禾辰坤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学习和积累。“不像今天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徐清笑言。
 
作为中国第一家市场化母基金的管理机构,元禾辰坤颇为幸运——管理母基金的部分资金源于政府,但市场化原则在设立基金的第一天起就被确立:对GP没有返投要求,所投基金均可在全国范围内投资。“我们从头都是市场化运作。所以在这点上,确实很感恩当时的环境。”徐清称。
 
“我们最早也是国企,但是我们好在没有被政府当成招商工具在使用。” 据徐清介绍,元禾辰坤一直被作为政府重点扶持的细分产业——股权投资行业看待,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角色设定,元禾辰坤在产业方面只是引导,而不是招商。“这样政府对整个基金的运作就没有太多限制,会让我们去自由发挥;而实际上,越自由发挥,越可能做大。”
 
对于此后一些引导基金被政府当做招商工具使用的情况,徐清表示:“目的不一样,也不能说谁好谁不好;只是目的不同,会在很多操作细节上有不同的要求。”徐清认为,资金的性质决定了很多基本的东西,如果是财政出资,那么和财政的约定是不能改变的,元禾辰坤吸引了很多GP在苏州落户,有一定的招商效果,但资金真正投资到苏州的并不很多。
 

02  LP与GP的携手同行
 

作为一级母基金管理机构,元禾辰坤可以说既是LP又是GP,十几年的一路走来,徐清也颇为感慨。“随着人民币市场的发展,今天回头看过去的条款,确实还是非常有利于GP的。” 徐清认为,随着人民币基金出资的强势,相关条款自然就会有所变化。对于一个基金协议,条款的一方是出资人,另一方是管理人,谁的力量比较强,谁在协议中就会比较强势,基本是行业内约定俗成的状态。而徐清表示,作为一个LP当然会坚持很多条款,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合作。
 
但具体而言,徐清认为合作都是灵活可变的,比如“一般GP是收取2%的管理费,有的GP一定要2.5%,那我并不会说一定要非常坚持2%,我们也合作过很多收取2.5%管理费的GP。”主要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方面若确实是比较有名的基金,过往业绩比较好,这样的GP自然会对管理费的要求高一些;另一方面是有的团队比较小,一些早期VC团队本身规模就不大,如果管理费卡得很紧,对团队运作也不利,所以从合理规模的角度考虑,稍高一些的管理费率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对于近年资管新规后,母基金出资方的收紧,徐清也表达了自己的感受。2016年,元禾辰坤的基金产品开始市场化募资。徐清称,如果政策允许,银行是有出资意愿的,因为银行有大量的资产需要配置,母基金的收益高于一般的理财收益,虽然收益比一般的基金低,但安全性好于基金。
 
“但核心问题在于错配就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徐清认为,银行人的整体战略思路、对风控的把握等各个方面都习惯从债务的角度去考虑,所以有比较高的沟通成本。但是,“这是一个必要的成本,在一个新行业里发掘客户,行业教育是必须要去做的。”相较银行业,徐清认为保险行业的拓展会更容易一些,因为险资近年也进行了不少投资,而且险资本身的历史短,相对来说比较开放。
 
“机构投资人是否决定要去投资母基金,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如果他们决定去投,我们再去争取就会有机会。参考国外FOF的一些出资方,有主权基金、捐赠基金,这样的资金中国现在还没有,需要长期发展;不过现在校友基金会慢慢在成立了,随着基金规模的扩大,我想它未来也是会有这方面需求的。”徐清称。
 
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徐清认为,把元禾辰坤定位于一个市场专业机构,“当大家想要做母基金的时候,大家会想到元禾辰坤不错,这是我们要做到的一点。我们要努力通过自身的业绩和口碑,成为投资人眼中最可靠的合作伙伴。” 
 

03  作为母基金的专注与专业
 

做到这一点,得益于元禾辰坤的苦练内功。
 
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母基金,不同定位、不同策略满足不同LP的需求。徐清称,元禾辰坤的第一个定位就是坚持母基金是核心业务,把大量精力和最大的资金额度留给母基金业务。
 
“第二个定位是专业,不会有太多投资以外的条款限制,能保持一个独立状态来做事。第三个定位是专注。现在还是专注在VC,即使参与一些并购也是很小规模的尝试。”徐清表示,因为公司最早是做VC出身,所以天生对VC比较擅长。“全国社保当时投资我们,在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我们是做VC为主,这是全国社保这样的大资金很难涉足的领域。” 
 
三个定位之下是元禾辰坤的实际操作策略。母基金是一种组合投资,所以在募资之前,元禾辰坤会对投资产业和投资阶段做计划,“比如一百亿基金,多少份额投医药,多少份额投消费,要进行产业规划;多少份额做直投,多少份额做一级市场投资,多少份额投资于相对稳定可靠的机构,多少份额投资于新兴团队,也会有规划。” 徐清称,在不同产业、不同团队间做组合,然后在不同的组合中,找到最合适的对象去投资,是元禾辰坤最核心的操作策略。
 
徐清认为,近年国内产业变化非常快,新兴产业不断萌生,对新兴产业、前沿技术的敏感度和早期布局要靠新团队去做,老团队在这方面会略慢一些,即所谓要配置“黑马”,尤其是在产业里有深度浸淫的管理团队。‘白马’要配置,‘黑马’也要配置。‘白马’大家都会投,而投资‘黑马’核心就在于你的成功概率能不能比别人略高一些。”多年积累让元禾辰坤在VC行业获得了比较多的认可,因此在获得相关信息、构建生态圈方面会有一些优势;在新的“黑马”出现时,能够比较容易对其有初步的了解。
 

04  “白马”VS“黑马”
 

徐清进一步阐释了投资“白马”和“黑马”的心得。
 
所谓“白马”,就是市场上业绩良好并稳定的团队,“这些是必须要投的,因为人家很好,没有任何理由不投,这也是作为母基金收益最稳定的一个基础,可以保证母基金的安全性。”

但不能只投白马,如果母基金只投白马,那长期来看就是没有生存价值的资金,“白马”谁都会投,资金就不需要母基金。
 
“长期来看,母基金更大的系统性机会在于产业布局。”因此,元禾辰坤更喜好在细分产业里有足够深度和力度的GP,也围绕产业链投资进行了GP布局,如医疗健康、IT技术等。 
 
早在2009年,元禾辰坤曾试水性地投资了一家新锐基金钟鼎资本。其时,钟鼎资本投委会主席梅志明是亚洲最大物流设施提供商普洛斯的创始人,由于其在物流领域的强大资源,钟鼎资本借此向“供应链+”方向发展,迅速在业内打开知名度,并凭借德邦物流、震坤行等项目收获颇丰。在投完其一期基金后,元禾辰坤此后五期连续跟投钟鼎资本。钟鼎资本的成功让元禾辰坤进一步强化了产业深耕和配置黑马的决心。
 
徐清表示:“投资‘白马’其实是关注整个投资状态,如果有好的机会也可以跟投。不过,我们还是坚持母基金,项目只是做跟投,目的在于可以提高一点收益,或回款稍微快一些。”相较之下,投资“黑马”所花费的精力更多,会花很多时间、跟很多人沟通。“总体而言,当然不能保证投资‘黑马’一定成功,但是相对来说可以通过我们的资源和经验,规避掉一些风险。”徐清称。
 
徐清认为,“黑马团队最好是两三个合伙人,有一些人是投资背景,有一些人是产业背景。”同时,团队架构和产业理解度是“黑马”的基础。“如果说投资背景的人也没做过几个项目,那不用谈了,如果说产业出身的人对产业不熟,那也不用谈了。两方面能力都足够的情况下,再看你们的合作是否能长期;当然,这一点比较难判断。”
 
而对于“黑马”团队,元禾辰坤可以对其进行提升。“首先,团队如果是完全的新团队,在发展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疑惑的地方,我们可以帮他们进行一些梳理,因为做母基金的人天生站得会高一些,会看到更多东西。第二是内部管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在投后管理方面进行一些提升,包括团队内部组织结构、分配机制,文化各方面。我们会给一些建议,但我们不会给一个答案,因为每个团队有自身的状况。”
 

05  最好的学习对象是GP
 

多年的母基金投资生涯让徐清感到,最好的学习来源于GP。
 
“他们对产业的理解,对投资的理解,他们看到的问题,都是真知灼见,能展现很多自身的思考。这些内容有些我觉得挺有道理,有些觉得没有道理,但是每一次沟通后,都会让你对行业有更清晰的认识。”这也让徐清感到从事母基金行业很有乐趣,因为沟通的都是一群高智商的精英人士,他们把多年经验进行分享,降低了学习成本。“很多时候你花很多时间看一本书,可能只有一句话有用。”
 
而作为专业的LP,徐清对行业的理解也可以让母基金的LP汲取很多,“这就是一个传导;同时,与自己的LP沟通,也要认真学习他们从LP角度出发关注的问题。”徐清认为,每一场募资都是一场学习,有助于成长。“募资很辛苦,但在募资中不同的人会提出很多问题,表达很多观点,你回答的过程其实也是对自身的梳理——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足,心里会逐渐清晰,是很有好处的。当你考虑和LP沟通时,你要让自己的思考和展示更符合他们的要求,所以要了解对方的需求,而不仅仅是自己满意,这是两个不同的角度,这样的思考对自身成长也很有好处。”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逆势而上,市场化母基金抗“疫”指南

疫情黑天鹅面前,引导基金如何突围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