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冯华伟:匠人式投资,用想象力连接未来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04-14 16:57:35

“为一群人高兴。一个想象越具体,它越接近我们触手可及的未来……”在“中国科幻第一人”、原著作者兼监制刘慈欣的号召下,电影《流浪地球》于2019年1月20日在京举办超前点映,众多企业精英、科幻作家、文化学者及航空航天工作者等科幻迷到场。对于未能去成活动现场观影,小村资本董事长冯华伟感到颇为遗憾,次日凌晨三点多在朋友圈中感慨不已。

 

冯华伟是个资深科幻迷。言谈文字之间经常提及“未来”、“想象力”、“科幻”和“武侠”;朋友圈转发的文章中,科幻主题占据绝大多数;分享的图片也多为蓝天碧草、静水苍穹一类;喜欢打球、钓鱼,爱好游历、看书:他给人的感觉,竟不像是典型的投资人。在母基金研究中心的专访中,他更是坦言,“自己喜欢科幻和武侠”。

 

实际上,冯华伟已在投资行业中摸爬滚打了近20年,其所创建的小村资本自2007年成立至今也有12年之久,个人投资超过30个天使项目,国内多支著名早期基金投资人。他现任上海市科学技术专家库成员、哈佛商业评论案例专家、上海浦东青联委员、共青团北京市委员会互联网及科技顾问、张治中文化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青年天使会华东分会副会长。

 

△ 小村资本董事长 冯华伟

 

然而,不只《流浪地球》是“越具体……越接近我们触手可及的未来”的想象之作,小村资本更是他连接“想象力”和“未来”的桥梁与载体。

 

小村资本是中国最早的家族资产管理办公室、最早以市场化运作的母基金管理机构,首批获得私募基金管理人牌照,为中国基金业协会会员代表单位,累计成立近40支各类私募股权基金,累计资产管理规模超150亿元人民币,累计投资项目及基金超100家。

 

 

01  想象力连接未来

 

 

小村的英文名来源于Smallville(《超人前传》),是一部集科幻、偶像、悬疑等类型于一体的美剧。

 

“我当时感觉这名字挺好的。那段时间我刚好在美国游历,一边看项目,一边到处走,然后在Tennessee(田纳西)住了两个多月,那个州是美国中部偏南的一个农业州,有很多地名都叫ville,有山谷、丘陵,我觉得就很有趣。刚好那个时候打算做小村,英文就选了Smallville,后来想中文,就叫了小村!”他笑到。此外,再加上一些个人工作和经历上的渊源,以及“地球村”一词的出现与火热,“小村资本”这个名字最后确定了下来。

 

小村资本的品牌口号是“想象力连接未来”,冯华伟为我们阐释了其中内涵。首先,投资肯定还是投未来,投资回报和投资项目如何?还是要在未来才能看出来。第二,投资本身也很需要想象力,比如说赛道,最早是说“三百六十行”,而投资得先选一些行业,在选行业或者选赛道的时候,就需要做一些研究预判。

 

如果深度琢磨,“想象力连接未来”其实是三个词,想象力是一个维度,然后连接是一个维度,未来又是一个维度。

 

“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想象力的事情。”他认为,在中国这个情况下,商业生态已经很丰富了,之后它会裂变出来一些新的行业或者子行业、子赛道,比如说现在的很多赛道原来是没有的,是通过跨界出现的,而在以前还没出来该赛道的那个时候,是需要想象力的,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他们自身比较重视科技,他自己也喜欢科幻、喜欢前沿的东西,所以除了要想象新赛道,还要设想一下未来的这个商业场景是怎么样的?社会生活场景又是什么样?

 

“连接”,比如母基金,就是连人,连接背后的LP和所投资的GP。“未来”,这个词在小村资本最初提出来的时候,还未受到其他人重视,但现在已是备受瞩目。“过去没有重视未来,是因为都觉得昨天和今天没有大的变化,但现在我觉得这个变化会非常快,今天和明天可能变化都非常快。”

 

在查理·芒格看来,投资跟钓鱼一个道理,钓鱼有两个原则:一是在有鱼的地方钓鱼,二是不要忘记第一条原则。冯华伟指出,裂变出来的一些新机会、新赛道、新场景,可能就是一些未来有鱼的地方,先去那里找找,机会可能更容易抓到。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果没能提前想象,没能及时出手、抓住机遇,那个机会再往后,可能就变了。想象力给小村插上了飞向未来的翅膀,让他们有机会提前观测水域,并寻找更合适的位置去钓鱼。

 

这一口号,亦同时包含了感性和理性的色彩。冯华伟认为,风险投资要结合感性跟理性,尤其是早期的投资,一定得结合。第一,算投资的账,这是理性的东西,而感性的东西就是你得看人,看他包含了一些商业模式方面的技术,看这个团队有没有这些韧性这些东西,而这些其实就是在感性层面。

 

“有一句话叫‘志不强者智不达’:第一个‘志’就是你的志向,这个就是感性的东西;第二个‘智’,就是你的智力和能力。你如果没有立一个远大的志向,你的智力和能力跟不上,智力和能力,可能就不是理性的东西能算得清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感性和理性一定得有,尤其是对这种创业早期的这种投资。”冯华伟表示。

 

 

02  小村更偏重于黑马

 

 

小村资本旗下母基金专注投资于优秀早期创投机构,通过投资经纬创投、金沙江创投、峰瑞创投、云启创投等基金,构建庞大的优质新兴产业项目资源,连接创新产业和传统产业。小村母基金致力于为出资人创造超额财务回报,构建通往创新生态的桥梁,助力产业融合与转型升级。

 

谈及母基金投资策略,冯华伟介绍说,小村资本有几个维度:一个是他们有母基金投资团队,团队成员会看大量的数据,走访大量的人,调研到个人而非平台;第二个维度,更多的跟他自身有关系,因为一直在这个投资圈子内,谁做得好、谁做的不好,基本上都心里有数,或者大概会有一些感觉;然后,他们也经常复盘,比如说母基金的网络错过了什么东西,为何会漏投了,忘了跟谁来合作等,然后冯华伟就基于这些认知,会让他的队伍有意识地去拜访一些人,比如有些投资老兵,可能是想做新基金但是还没开始。

 

“老兵新将”这种新的团队,近几年也出来不少,因为原来在一些大平台里打拼多年,他们对那些细分领域的理解比较深,然后自己也有创业的想法,再加上激励分配上的问题。冯华伟认为,“GP团队的激励一直是个问题,我们自己也有这个问题。一个基金做下来,投资期可能七年到十年。一开始GP的激励,可能就是那几个老大最多,剩下的再给投资团队。但是有很多好项目可能是投资经理挖出来的,而实际投资收益他拿不到,对他的激励可能就是大问题,所以会有重组,会有一些小团队从大平台上出来做自己的一套,就是这种逻辑。”而这种激励上的逻辑,也贯穿到了母基金的投资策略之中。

 

冯华伟表示,筛选投资子基金的维度或指标,其实跟大家的资金有关系。比如说,有的人管理很大规模的资金,他投资时看子基金的角度可能就跟小村资本看的不一样。“我们其实就一个目标,要求基金能赚钱,高回报,就这一个,但是这种基金有个特点,都不会大,所以我们就把指标切得很小,实际上基金体量超过五个亿的,我们都很少看,就这种。”

 

因此,所投基金的新老与否不是他们要看的,重点是要有高回报。有时候,GP在做一期基金时的回报反而更高,合伙人很多事都亲力亲为,基金规模大概就是三四个亿;然后到后面,他平台和品牌起来了,要养的人多了,基金规模到了十几、二十个亿,反而他回报就没那么高了。“所以对我们来说,高回报!因为市场化,我们就是赚钱,帮这些LP赚钱。”

 

有了这个指标之后,小村资本基本上就根据自己的情况来筛选投资标的,包括资金盘子不要太大。然后另一点,他们更希望基金聚焦在比较小、比较细分的领域里面。“在之前作VC母基金时,我们可能是觉得很多赛道可以跑,让他们撒着欢地跑;但再往后就是说,应用互联网的机会可能相对较少了,我觉得机会可能存在于这些跟技术结合更紧密的、底层技术相关的,或者特别消费场景里边更细分的领域。”而更细分的行业,实际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变化。

 

冯华伟实事求是地说,基金成长到大的头部机构后,就已经不适合他们了。“ “我是希望能培育品牌出来,当他已经是品牌的时候,可能就是别人的菜了。我就培育品牌出来,我们需要去找黑马,当然黑马的团队里可能会有一些白马的人。”

 

 

03  投资要有匠人精神

 

 

投资公司,首先就是一家公司,小村资本亦是如此。“所以我觉得公司其实更应该像一个有机体一样,而不是单纯的来做项目。”基于这样一个考虑,小村资本做了一个生态结构,成为了集孵化器、创业投资、创投母基金、私募股权投资、上市公司战略投资、产业基金管理、投行服务及产业孵化在内的生态级投资平台。

 

“在整个结构上,我们是前网后线:前面早期、VC基金网络资源,通过网络来交朋友,来找一些优秀的人合作;然后在后面,需要往产业里走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更垂直一些。所以是前网后线这个结构。”

 

小村资本的团队规模近40人,相对来说,公司规模并不算特别大。然而,根据母基金研究中心2018年发布的《中国母基金从业人员分析报告》,私募股权母基金行业100指数机构母基金团队平均人数为13人。按照类型划分,市场化母基金团队平均规模为22.7人,政府引导基金管理团队平均规模7.2人。

 

当然,这也因为小村资本是生态型母基金结构,母基金团队成员与孵化器、创业投资、私募股权投资、上市公司战略投资、产业基金管理等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若能拆开来看,母基金人数占比也并不高。

 

小村资本(Smallville),本身就包括了“小”和“small”。顾名思义,小村成立之时也并没有想做很大的目标。冯华伟一直认为,要做大、先做小,先做精细化、专业化、产业化;但是规模太小了也不行,因为有时候会留不住人,所以要合适的一个规模。小村资本走的就是这样一条精细化、专业化、产业化的发展之路,而这离不开冯华伟在美国的游历经验。

 

他很不赞同随便几个人就攒一个投资公司的现象,“因为我们早年研究创投的时候,进入这个行业是很难的。创投对人的素质要求非常高,门槛还是很高的,甚至比证券行业的人员要求还高,但从事证券的人不一定能做得了这个创投。”

 

相比之下,国内外在投资上的差别很大,国内的机构实际上有非常多的要跟人家学习的地方,而国外机构更加具有匠人精神。“美国那边的话,他们的投资人可能会偏产业出身,然后中国更多的是偏金融这方面。”在美国风投历史上,有一段时间,所有的VC都没有投资商业模式类项目,都是在投技术。”所以硅谷那些投资人,他们其实是先看产业、看技术,当然技术都是跟着人走的,然后再往后看的才是商业模式。

 

“他们投资做得比较精细,比如说投后确实是花了心思在里边,比如说在行业里的这些投资老将都是行业专家,或者是这些人本身的素质来源于原来产业的职业经历。”举例来说,在美国原来做芯片的人,在芯片行业做工程师的或者是做高管的,后来做了芯片这个领域的投资。“我觉得这些情况会比较多,所以更加有匠人的感觉在里面。”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徐清:专注母基金 做母基金的专业者

唐劲草:七招破解GP募资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