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VC/PE有退无进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05-20 20:58:32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旷日持久,席卷全球的大变局。


在这场大变局中,金钱仍然不眠,而其市场验证的残酷性却异常激烈。


投资机构淘汰速度加快,VC/PE各类管理人注销数量创历史之最;股权投资市场规模萎缩严重,募资金额下滑2成以上,投资数量、投资金额下滑近4成;中国的投资市场已经进入完全红海竞争时代。


01 海外上市受阻,国内退出渠道拓宽,但募资难依旧


今年4月瑞幸咖啡自曝造假,向中概股扔进一颗炸弹,在由此引发的信任危机下,针对中概股的做空接连到来,爱奇艺、跟谁学都陆续成为目标,而好未来则自曝轻课业务涉及销售数据夸大。


一时间,中概股整体遭受诚信危机,多只中概股连续遭受做空机构打压,种种对中概股不利的消息频出,把中概股推向风口浪尖。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4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杰伊•克莱顿(Jay Clayton)在电视上公开发布言论称,因为信息披露的问题,他提醒投资者近期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


有史以来第一次,美国证监会主席公开提醒投资者不要投资中概股!


瑞幸咖啡效应对正在募集的基金、筹备赴美上市的创业公司以及已上市的中概股公司等,都造成严重的负面信誉影响,境外上市一定程度上受到阻碍。


随着科创板敲响上市锣,创业板也迎来注册制改革,国内资本市场利好政策频出,对于整个创投行业而言,拓宽退出渠道定会大幅提升创投业绩。


但是,募资难的困境依旧笼罩着整个创投行业,“僧多粥少”的状况从募资市场传导至企业融资端,市场化募资额延续下滑,二八效应尤为显著。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


  • 股权投资活跃度下降


根据清科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股权投资行业投资总额达7631亿元,同比下降29.3%,其中PE投资总额5940亿元,较2018年下降30.3%;早期和创业投资分别完成投资总额113亿元和1578亿元,同比降幅在20-25%上下。


同时,根据Pitchbook估算,2019美国PE基金投资金额约同比下降18%至5942亿美元。可见无论中美,股权投资都变得更为谨慎。


  • 科创板开板,IPO退出蔚为成潮


根据清科数据,2019年,国内股权投资市场实现2949笔退出,同比上升19.0%。其中,IPO退出1573笔,同比上升58%。科创板的开板和高发行密度是当前退出案例大增的主要原因。


正因如此,下半年的股权投资市场退出行业分布反映出明显的“科创板特征”,由于当前科创板主推“硬科技”,导致半导体、高端装备和新材料领域IPO数量迎头追赶互联网及医疗健康行业。


然而,尽管科创板为退出市场提供了新路径,但从全市场看,被投企业IPO账面回报整体不佳,退出形势依然严峻。


  • 投资回报不足加剧募资难


出资人对超额收益和本金回流的普遍失望和怀疑情绪,也是私募股权管理机构募资难雪上加霜的关键内因。


中国PE基金10年中为出资人创造了约12.5%的费后净收益,绝对回报不低,但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较之本国市场其它投资选项的相对收益不佳。


国内尚不成熟的公开市场使机构投资人具备了更多优势,公募基金在过去20年内为投资人创造了年化16.5%的可观回报,费后仍高达14.5%,反而领先国内PE基金费后净收益约2个百分点;更何况国内近20年还有个规模更大,收益率更高,波动更小的替代性另类资产——住宅地产;和建立在地产高收益率上的非标债。


二是未能给出资人提供用以滚动投资的正向现金流。


过去10年间,美国私募股权基金的退出总额相当于同期募集总额的116%,而中国私募股权基金的退出总额仅相当于募集总额的16%。


中国私募股权基金目前完整退出比例不高,全额清盘返还出资人将遭受多大损失尚不可知,但能给出资人带来正向现金流的基金可能少之又少。


02 国内创投机构众生相


“我们现在没钱了,转做中小企业融资辅导了。”某创投机构投资经理表示。其所在的创投机构原本还有和一些上市公司、产业基金合作,但资本寒冬来袭,连一些上市公司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他们的募资也变得困难许多。


当前,其所在的机构集中精力做好两件事:一是管好之前的基金,二是开拓别的业务,让公司活下去。


转型做企业融资服务,张青(化名)不需要太多的成本,讲师是自己人,场地也是在自己公司,目前已经有数十家企业客户了,算是找到了一条能让公司收支平衡度过寒冬的路子。“这也只是权宜之计,等市场好了,最终还是要做投资的。”这位投资经理无奈的说。


最近,一家年轻的VC机构,辞退了公司的所有投资经理,剩下合伙人主攻募资。公司老板表示,这是为了节约成本,等募资差不多敲定了,再招投资经理找项目。


事实上,2019年关于创投机构倒下的传闻时常在圈内流传。此前,一家已经成立十一年的老牌VC机构就被传出“很多人都在找工作”、“确实没钱了”的消息。悄无声息的,VC/PE行业正在上演一场生死淘汰赛。


现如今,很多公司,除了前台以外各个岗位都在搞募资,甚至人人身上都背着募资的KPI考核。但这种全员募资的举措却仍然是心余力拙。


再者,自2010年全民PE热开始,经过7-10年的基金周期,这两年也是基金清算退出的高峰期,LP分回去的本金和收益不一定会再投,GP常规出资2%-5%,加上后端收益想重新发行新的基金,也是杯水车薪。


创投行业已经进入有退无进的尴尬局面,转型、离职、裁员过后,又有多少VC/PE能熬到春天的到来?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国母基金联盟成员单位动态 | 深圳市中小企业服务局一行来访天使母基金;中国国新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渝会见中智公司董事长卜玉龙

央行系和财政系在这个问题上激烈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