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冰火两重天,如何穿越募资寒冬?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09-15 17:54:39

2020年9月9日下午,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金融界战略支持、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2020中国LP峰会”在北京紫竹桥香格里拉酒店圆满落幕。

 

图为“母基金的价值投资之路”为主题的圆桌论坛


在以“母基金的价值投资之路”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盛景嘉成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作为主持人,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张胜兰、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深圳天使母基金董事长姚小雄、粤财基金董事长林绮、重庆产投董事长杨文利、盛世投资首席执行官、江苏盛世金财董事长张洋参与讨论,就践行价值投资、股权投资行业“退出热、募资冷”等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分享与探讨。

 

01 母基金的价值投资之路



价值投资是今年银保监会频频强调的“热词”,在当前的资本环境下,也有“母基金是穿越经济周期的利器”一说,各位嘉宾分享了各自机构践行价值投资、穿越经济周期的策略与经历。

 

袁桅介绍,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的本质是公益慈善基金,目前在整个资产配置里私募股权类的比例占20%左右,对比哈佛、耶鲁的30%,未来的增长空间还是比较大。在选择GP方面,一类选择头部GP,另外一类愿意支持在某些特定行业深耕、并且有特殊价值取向的基金。“我们一旦选择了这样的团队之后会长期跟下去,希望成为他们长期战略的合作伙伴。”

   

姚小雄认为,价值投资包括三个环节:一,怎么发现价值,发现投资对象的价值;二,怎么帮助投资对象提升价值;三,怎么让价值最大化。

 

他进一步阐释,关于怎么发现价值,对于母基金来说发现价值的关键是要找到管理子基金的GP——“从我们投资的实践来看,我们选GP会特别关注过往投资的业绩、募资的情况、退出的情况、管理和服务的能力、团队合作的情况,多个维度考察。”

 

关于怎么帮投资对象提升价值,姚小雄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在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后,修订了管理办法,在注册要求、子基金规模、天使项目标准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突破。

 

关于如何实现价值,作为政府投资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追求带动深圳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带动天使投资行业的发展。

 

02 “冰火两重天”:退出热,募资冷


 

林绮表示,在资本市场有滞后效应,当前退出渠道已经畅通,就必然会吸引更多的资金加入股权一级市场。对GP来说,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战:科创板上市的条件灵活化了,意味着门槛低了、意味着投资阶段会前移;对投后管理来说,现在并不是资金充裕的LP就可以拿到好的项目,“很多时候是优质的企业希望找到战略投资者在市场、人力资源、后期多阶段的融资上带来资源帮助,才愿意接受资金的进入。”

 

杨文利认为,募资涉及到几个环节,只有自己研究好这个行业,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发现、价值能力、有好的逻辑、有区域产业的配置能力,才能够打动投资人。此外,他表示,虽然当前行业募资难,但国有的资金LP的出资占比超过70%,国资正在发挥更大的作用。

 

张洋提出,第一个重要长期资本来源是财政资金。只有高水平的供给侧突破,通过广泛的投资促进好的项目发展,才能进一步促进经济的发展。因此,财政资金作为长期资本,其长期投入多多益善。

 

第二个是国企,尤其是政府平台融资公司。2016年,国务院就出台了“国十条”,明确鼓励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向创业投资公司转型,鼓励通过混合所有制的方式实现国企转型发展。股权投资基金能够成为国企从管资产到管资本转型过程中的重要工具。

 

第三,金融机构如果在总量限制的前提下,拿出一部分金融资产用于长期股权投资,对于促进经济发展突破会有积极作用。

 

第四点,期待民营企业股权投资能够成为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归根结底一句话,凡是有利于形成长期资本的政策都是好政策。”

    

03 证监会对独销机构不得进行股权投资的监管新规



日前,证监会发布了《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明确像财富管理机构这种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只能从事公募基金和私募证券基金的销售业务,更是直接点明不得进行股权投资。

 

对此,张胜兰认为,科创板与创业板注册制的施行,把基金投资的退出期大大拉前,比如以前新药研发没有收入、利润是不能上市的,现在都可以上市。“大家都知道越往早期走,投资的风险越大,之所以规定出现,也是把风险强制性往后压缩,把高净值群体推向二级市场。”    

 

她亦提到,最近很多家族办公室的出现也是高净值个人的分化,很多家族办公室已经找职业投资人做资产配置,帮助家族把资产做合理的分配,这是非常好的现象。“实际上母基金群体的出现,就是长期投资、长期跟踪,这样才能给我们的投资人提供比较平稳的回报。”

    

刘昊飞表示,能够有效退出的GP,才有可能在后续继续获得基金的认可和持续投资,经过了市场的调整洗牌,让人、相应的项目、资金能够更好的适配,而不是错配,市场才会更加有序。

 

对于相对比较有钱的个人投资人来说,他们也是分不同层次的,资产量在五千万、五个亿、十个亿,风险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做纯民营市场化机构,最长周期是有14年,原因在于他的认知有转变,财力能够匹配,还有一小部分的超高净值的人群、家族也很适合做长期股权投资,形成良性的资金和资产配置。”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第19届中国私募投资高峰会2020正式开启!

中国最大的母母基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