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徐惠:返投不是市场化的障碍,反而化为子基金的竞争优势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09-21 19:12:52

提起青岛,你会想到什么?

 

是海浪、沙滩,亦或是啤酒?

 

这个问题,可能对很多投资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先想到的会是青岛的创投、风投——近两年,青岛创业投资异军突起,创下历年之最,吸引了全国的目光。

 

近两年,青岛市提出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的战略目标,2019年、2020年连续于五月召开“全球创投风投大会”,出台了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的十大举措,“青岛创投风投十条”可以说是当时国内创投风投行业体系最全、力度最大的扶持政策。

 

去年6月,《支持打造创投风投中心若干政策措施奖励实施细则》实施。重点在机构落户、投资、税收、高管人才等各方面对创投风投机构在青岛聚集发展提供扶持,对创投风投机构落户给予实缴资金的1%、最高不超过5000万元奖励,并按照创投风投机构对本地实体企业投资额的1%给予奖励,不设上限。

 

这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知名基金及投资机构落户青岛,也让创投风投成为了青岛的一张新名片。

 

在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下,各区市也将基金建设和招商引资、招才引智工作紧密结合,纷纷细化政策、靠前服务,给予落地基金、项目引进最大程度的支持。经过努力,青岛创投风投发展呈现出明显的逆势上行态势,2019年及今年一季度,辖区基金管理人增速均位居全国第一。相应的青岛以创投风投中心建设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也收到了实际效果,2019年青岛的投资增速同样位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在这其中,亦离不开青岛市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先锋力量。

 

经过十年发展,青岛市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在青岛发起设立参股基金及管理公司逾百家,财政综合杠杆放大近十倍,成为推动青岛市新旧动能转换的战略性先锋力量,为青岛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作出了突出贡献。

 

而作为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工作负责人,徐惠对此笑言:“我们全市上下正用实际行动诠释着‘投资青岛就是投资国家战略’。请大家关注青岛基金产业的两个维度:一是市委、市政府的重视程度及政府给予的政策力度,二是青岛各区市招商引资的态度。”





01 用平台思维做发展乘法,打造“十个一”



2010年,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试点新兴产业创投计划为契机,青岛市设立了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并成立了青岛市市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中心作为引导基金的名义出资人和受托管理机构,负责政府引导基金参股创业投资企业和跟进投资企业的调查评估、注资组建、运营监管、退出回收等工作。

 

十年以来,中心已发起设立参股基金55支,总规模突破670亿元。参股基金对340多家企业累计实施直接股权投资逾100亿元,带动全市基金企业数量、募投资规模、从业人员均有十倍以上增长。承蒙业界厚爱,近年来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连续获评中国最佳政府引导基金,2019年中心亦被授予“全国青年文明号”。

 

“相比于其他政府引导基金,我觉得青岛政府引导基金最大的特点是我们没有单纯的聚焦在基金合作设立一个方面,而是始终坚持用平台思维做发展乘法,创新性打造青岛市创业投资“十个一”工程”软环境。”

 

徐惠对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绍,中心搭建起青岛市创业投资公共服务平台,打通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技术链,建立了以政府引导基金为引领的生态系统。

 

“十个一”包括:

 

一协会(牵头成立青岛市股权与创业投资行业协会)、

一项目(建设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项目库)、

一评选(连续六年举办青岛市“蓝色之星”创新高成长企业评选)、

一产品(联合银行开发引导基金创投贷系列金融产品)、

一刊物(创刊《青岛创业投资》杂志)、

一咖啡(成立青岛创业咖啡)、

一课堂(开设青岛创投学院)、

一空间(成立“青岛VC众创空间”)、

一窗口(搭建基金“双招双引”对接窗口)、

一系统(开发全国首个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信用系统)。

 

“十个一”工程实施以来,累计开展项目路演、基金对接、投融资公开课等各类活动数百场,服务创新创业企业近千家、创新创业人员万余人,青岛市展现了良好的基金集聚态势和浓厚的创新创业氛围,被中国创投委评为“中国创投20年最具潜力城市”。中心创新的运作模式,也被国家主管部门总结为政府引导基金的“青岛模式”。

 

02 理念相投、相互赋能、合作共赢


 

青岛市市委书记王清宪在全球(青岛)创投风投大会上发出诚挚邀请,邀请青年才俊成为青岛的“城市合伙人”。对于青岛引导基金而言,选择子基金进行投资,也是在选择青岛的城市合伙人共创事业。

 

“所以理念相投是第一位的。”在谈及对子基金管理团队的选择,徐惠认为,中心的愿景就是与投资机构和创新企业共创基业,成为引领资源要素、赋能实体经济的卓越生态平台,“对每一支参股基金,只要是想共同为青岛发展做贡献,我们都力争做到真诚相待、相互赋能、合作共赢。对自我的定位也不是管理,而是共创合伙事业。”

 

以“共创合伙事业”这样的一颗赤诚之心去参股基金,青岛引导基金与子基金实现相互赋能、合作共赢,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当然,作为政府引导基金,保障政府出台的管理办法和配套要求得以实施也非常重要,因此,徐惠介绍,中心亦会比较看重管理团队能力是否突出,包括管理团队过往业绩、募资能力、人员配置、资源人脉,更具体一点包括其他LP是否具有出资能力、拟投领域是否与青岛产业领域相匹配、拟设基金投决会成员是否具备足够的经验等。同时,更关心拟合作基金是否有本土项目或拟引入落地项目的储备等方面。

 

“三分投,七分管”,在子基金和项目的投后管理方面,徐惠指出,越是在行情不好的时候,越应该加强风控机制建设,“大浪淘沙”一样把优秀的基金及基金管理人筛选出来,把基金运行中的风险控制到最低。

 

风险管理覆盖了中心所有的部门和岗位,贯穿中心的所有业务环节和流程,坚持做到事前防范、事中控制、事后处置相统一。为此,中心内部有明确的基金合作流程制度。

 

一方面,在合作之前就对拟参与的基金管理人及基金进行量化指标评价,并借助专家评审、尽职调查等外部力量,严格控制基金准入标准,从源头上降低风险隐患。

 

基金正式设立之后,中心会对每一只参股基金派驻观察员,履行监管职责,对于所投资的项目,观察员是有知情权的,观察员及中心风控成员也会对拟投或已投项目进行定期不定期的现场调研回访,做到深入了解投资项目,而不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

 

同时,徐惠谈到,中心专门建设了全国首个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信用管理系统,对参股基金投资进度、返投情况等事前约定的政策性指标进行动态跟踪和及时预警,如有需要关注的情况发生,中心会与基金管理团队进行沟通,了解原因,提出相应建议并督促落实改进。

 

每年,中心会对参股基金的整体运行情况进行综合评定。2019年,中心原创开发的青岛市政府引导基金信用管理系统被评为2019“新华信用杯”全国信用案例。

 

03 返投不是市场化的障碍,而是竞争优势


 

徐惠告诉母基金研究中心,这几年,中心积极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导向性、引领性作用,深耕市场资源,通过搭建服务平台,健全政府、基金、企业三方互动机制。

 

在政府端,汇总梳理市及各区市层面产业布局规划和“双招双引”政策和信息;在企业端,深入了解企业发展需求,建立项目储备库;在基金端,利用政府引导基金的平台效应,积极推介青岛区位优势,组织项目对接、网上路演等形式,搭建政府、企业、基金交流平台,有效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由于返投等要求,引导基金在很多创投机构眼中是“带着枷锁”的资金。然而,在青岛引导基金这里,所谓的“枷锁”反而转化为了一种竞争优势。

 

“各方合作,共赢是前提,既要满足政府政策需求,又要满足市场发展规律。青岛市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在现行的基金返投认定细则里,各种招商引资情形都能全部或部分折算返投。”她透露,中心专门成立了生态服务部,专门为合作基金“双招双引”提供从区市选择对接、到项目落地跟踪的全方位服务。仅今年上半年,中心就组织了基金引入项目与拟落地区市的网上集中路演会议6场,成立4个专班跟踪服务重点拟落地项目。

 

“基于此,返投不仅不会成为子基金市场化运作的障碍,反而成为合作基金为被投项目找好落脚点的竞争优势。很多基金化被动为主动,充分发挥其市场化、资本化招商的能力,仅近几年,参股基金借助资本力量先后将40多个优质项目引入青岛落地,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徐惠表示。

 

她指出,国有体制与创投的矛盾主要在于:国有体制保值增值的考核机理决定其风险偏好难以匹配以早中期为主的创投行业,国有体制对应的资产偏向于收益稳定、风险较小的投资行为,在此基础上搭建的风控体系、评审机制与创投行业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存在矛盾。

 

因此,现在个别地方政府以国有企业资金作为引导基金,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过多的干预参股基金项目选择和决策流程,从而使得一个市场化基金运行的束手束脚。

 

青岛政府引导基金由于是财政出资,坚守不以盈利为目的引导基金本质,实施公共财政考核体系,从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上述矛盾。

 

同时,中心主要从三个途径来实施政府的导向性:一是事前告知,通过谈判将政府诉求达成书面条款写进基金合同,并约定达到或达不到这些目标时对基金管理机构的激励约束机制;二是事中充分的信息披露与报送机制,要求基金管理机构及时披露和报送基金相关信息,并发挥托管机构、审计机构等市场中介的作用;三是事后通过对合作基金绩效评价及其结果的运用,进一步倡导其照章办事,合规运营。

 

正是以上三个方面的综合运用,应该说青岛市引导基金在政策引导和市场运作之间比较好的找到了平衡点。

 

04 最好的释放流动性的渠道就是股权与创业投资


 

疫情之下,国家在考虑如何合理的释放流动性,同时也在监管这些流动性的走向确保其不会流向房地产、二级市场等领域。

 

而股权与创业投资从制度设计上就具备投资实体的天然属性,本质上是对新经济、新产品、新业态的投资,近几年通过各种政策导向及监管要求,更加聚焦到硬科技,早中期、成长型企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深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发展创业投资和股权投资”。

 

因此,徐惠也旗帜鲜明的提出,最好的释放资金的渠道就是股权与创业投资领域。

 

以色列是全球仅次于硅谷的创新中心,贡献了20%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以色列公司数量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人均风险投资额全球第一。以色列资源贫瘠,靠的是创新成就了今天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以色列政府1993年发起的政府引导基金计划(YOZMA 计划),重点支持种子期、初创期的企业,进而带动了民间资本并逐步汇集了全球人才和资本。

 

徐惠谈到,如何以此为鉴,各级部门进一步统一思想、形成合力,将更大体量的资金、更有利于行业发展的政策,尤其是国家级资金、政策,注入到股权与创业投资行业中,从而进一步带动我国新一轮的产业升级与创新能力提升,是值得行业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唐劲草:今年有超三成投资机构会进入冬眠状态

陈道富:跨越周期,投资机构掌舵人需要突破舒适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