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投资才能穿越周期?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0-12-27 20:30:03

2020年12月19日-20日,2020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举行。本届论坛,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



图为“穿越周期的投资启示录”圆桌论坛


在以“穿越周期的投资启示录”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主持人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合伙人赵延超,对话嘉宾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董事长李宇辉,盛山资产创始合伙人甘世雄,弘毅投资合伙人崔志芳,金浦临港智能基金创始合伙人田华峰,对价值投资、投资热点、退出的资金是否会反哺募资等热点话题进行了讨论。

 

01 什么样的投资才能穿越周期




最近,价值投资的概念很火,那么跑得快与跑得稳、保证现金流与大扩张规模,到底孰轻孰重,投资人到底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投资理念?我们讨论价值投资,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投资是价值投资?

 

谈及价值投资和退出利好,李宇辉通过价值观、方法论、进化论做了剖析。他认为,价值投资应该是做股权投资的基石,科技创新引领消费升级、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升级,这两个鲜明的主题是一个非常确定性的价值投资的主要线索,可以穿越不确定性的周期。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可能会更加往早期进行,我们TOB赛道里比CVC投得更早。并且,对于价值投资,专注在行业一些赛道里并不是意味着一成不变,我们的看法是像一个狙击手一样,提前认知、提前卡位,作出一定成绩以后,这个时候需要换一个地方。我们在一个基金周期以内,保持投资策略的稳定性,并不意味着我这个基金要一直坚持这样的策略。”

 

甘世雄介绍,盛山资产以博士专业背景的团队来做深度行业研究、产业深刻理解,找到几个细分赛道做深耕,先做好行业的逻辑,画行业的地图以后,找到优秀的企业靠上去,并持续进行孵化,随着未来战略的部署,也帮助被投企业寻找一些方面的资源。真正具备价值、创造价值和好的价值成长是穿越周期最重要的安全保障。

 

甘世雄补充,“我们基金两个方面配置,一方面偏成熟系,还有一部分投早期,投药要投早期,药的的确确有很多的泡沫。早期的项目我们认为完全可以在基金当中做配置,从技术、靶点、团队科学家企业家,最近明显有很多早期项目,团队一出来估值不低。”

 

02 新兴产业的投资启示录



 

李丰表示,峰瑞资本关注互联网消费、智能制造科技芯片与生物医药,三个领域都投带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最近这两年交叉领域的事情变得非常多。

 

“跨领域的这种类型投资,首先需要具备两个领域的知识去判断,也需要创业者拥有两个领域的技能,这种行业刚开始的时候都不热,有一段成长周期,即便慢慢热之后,面对的竞争也比较少,一旦证明价值以后,位置会变得比较稀缺。”

 

赵延超也有类似的体会,“大的机会往往是两个行业或者两个不相关的行业融合产生的新的机会,这种组合人才,两个团队还能够共事以及资源嫁接的能力,也是重要的考验。”

 

崔志芳介绍,文化行业现在是最冷最寒冬的行业,但她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的投资,“我的感受是什么呢?千万不要因为寒冷你就撤,15年到17年非常多资本涌入这个市场,17年开始资本都逃走了,这样的资本不可以在行业里获益的。一定要耐得住寂寞,把价格搞好了,如果你不把好价格的边界,价值投资就是一个假概念。最冷的行业最受寒冬的行业也可以赚钱的,你只要坚持住说看价值把好价格,就可以穿越周期。”

 

田华峰主要谈了在半导体方面的投资心得。“半导体像材料装备,我个人觉得有很大的投资机会,从产业投资角度来说,五到十年都没问题。因为我们有智能制造2015,加上上海科创中心已经很重视了,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把科技创新、硬科技放到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他表示,半导体很多细分领域,国产化率还是非常低的,很多领域刚刚从零开始,就算好的领域,国产化率也就是10%左右,这样一个领域里,中国这个领域硬科技要追赶,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追赶上的,需要长期的历史积淀,当然,我们现在也有科创板,有政府的重视,种种利好加持之下,半导体还是有很大的投资机会。

 

03 注册制对投资行业带来的影响




李宇辉表示,毫无疑问,科创板对我们做早期投资来说是一个福音,后面退出的拉动坚定我们做早期投资的信心。这一两年确实很火,但最终的平衡,市场会给出答案。

 

甘世雄认为,好公司如果没有好价格就一定不是好项目,宁可就放过,不要去追。

 

他还谈到,由于中国的注册制,我们的科创板加上香港可以和美国并驾齐驱,有越来越多科学家都回来创业,“我们想要做一套系统,我们能不能用大数据、人工智能进行更多项目的搜寻和挖掘。这也是倒逼我们自己要苦练内功,自己静下心来,就算早期项目因为估值太高而放弃也要调整心态,以后还有新的机会出来,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们应该要有这个信心。”

 

李丰也表示,峰瑞资本投早期,对价格比较敏感,容忍空间比较低,如果热了就换一个赛道。“消费今年太热,过去投的消费今年涨得很好,卖一点老股,今年最冷的是文化娱乐和广义内容,我们多投一点内容。”

 

田华峰认为,未来十年硬科技肯定是一个投资主题,国产替代实际上是硬科技的一个主要的投资逻辑。“科创板,虽然有泡沫,但泡沫是必需的,泡沫是配置的机制,只有泡沫可以吸引人才资金,而且我认为硬科技的泡沫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哪怕十年以后回过来看,科创板留下10%成为细分领域的龙头,在世界上都有话语权。我认为科创板就是非常成功的,做投资机构,穿越到下一个周期,坚持自己擅长的,提前布局,做赋能系统性研究,不能什么热追什么,还是坚持走专业方向,有一个提前的判断,有系统的研究和赋能,不能人云亦云。”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央行:蚂蚁集团藐视监管要求,违规监管套利

证监会贴心表态:完善私募股权基金“募投管退”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