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俊葆:母基金不能简单谈募资难,而是需要响应客户诉求,开发新产品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1-17 16:59:06

2020年12月19日-20日,2020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北京举办。本届论坛,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中金资本总裁单俊葆在论坛上发表了演讲。母基金研究中心整理出演讲全文,供行业内人士参考交流。


微信图片_20210117134824.jpg

图为中金资本总裁 单俊葆


现在,母基金行业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困难就是募资难,不只是募新基金,今天面临的更大的考验是存量资金也面临耗尽的压力,对市场化母基金来讲,现在可以说是一个严冬。我们今年也会同基金业协会做过母基金行业研究报告,其中的市场调查显示,募资难已经成为行业的共识,谈募资难不只是母基金募资难,因为直投基金其实也面临募资难,中金资本管理的3600亿中,1/3是母基金和引导基金,2/3是直投基金,所以我会结合两边的实操体验谈一些看法。
 
当然,直投基金跟母基金还是有所不同的。前几天我参加一个股权投资的论坛,大家谈的很多的是现在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冰火两重天”,有些赛道非常火热,比如生物医药、半导体芯片。我们做投资的,经常讲的是宁可错过,也不要投错,但是也有人提,对生物医药的投资,宁可投错,也不能错过。有人认为你可能会投错一个赛手,但不能错过一个赛道,大家对这方面的投资是否有泡沫很有争议。
 
所以回到募资端,其实直投行业也在谈募资难,但是也有很多人在抱怨中国的LP不够成熟,同时我们也听到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难道中国GP就成熟吗?
 
实际上过去在做股权投资,有大量的思维与做法都是舶来品,学了很多美元基金的做法,特别是在一段时间里LP以追求财务回报为主诉求的时候,这些打法对我们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然而,时过境迁,在今天直投投资市场里,大家谈的很多的是谁是给你钱的人,他给你钱的时候,除了有财务回报以外,可能还有其他的诉求。“资管新规”以后,从银行、高净值人群过来的资金就减少了很多。
 
今天最重要的出资方就是产业集团,以及政府或者政府平台公司,他们都有各自的诉求:有构造产业链、孵化新增长极的诉求,有资本招商的诉求。所以,今天在中国做直投,也会有很多新的打法。
 
反观母基金,其实我们募资难,也要分析一下我们的资金来源,我们怎么满足LP的诉求,我们是不是应该应用一些新的打法、新的模式,来适应新的市场变化。
 
我们从LP的分析来看,海外的市场比如美国市场,最重要的出资方是养老金、慈善和捐赠基金。反观国内,我们的市场化母基金LP,大头还是来自于产业集团、政府平台,以国有成份居多。这些国内的出资方,往往有投资回报的诉求,但是也还有很多打造新的增长极和资本招商的诉求。在中国当下,母基金是需要有新的打法,一定是把海外的最佳经验和中国的实践相结合,不能简单的谈市场化母基金募资难。
 
我们对中国的股权投资市场,包括母基金市场未来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我觉得在当今中国股权市场,是三大红利集于一身的,这也为母基金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
 
产业升级的红利大家有目共睹,资本市场的红利特别是科创板注册制的推出,做投资的人已经感受到。还有一个红利,就是中国资产的红利。
 
中国应对疫情非常有效,疫情之后我们看未来可能是一个新常态。中国的GDP稳定增长,增长率快于大部分西方国家,利率水平也显著高于这些国家。如果这样持续一段时间以后,中国的资产一定会被重新认识。相对于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的体量,海外资本对中国资产的配置是相对较低的,相信海外资本对中国资产的配置一定会增加,这当中一定有大量的资金会进入股权投资市场,有直接布局直投基金,也有布局母基金的。
 
谈募资难的时候,不能简单的只提市场化母基金募资难。今天为LP提供解决方案的基金越来越多,我们在母基金方面,其实也是可以值得借鉴的,既有提供解决方案的母基金,也有市场化的母基金,而且越来越多的是融合。
 
对于解决方案的母基金,今天有很多。我刚才在下面交流的时候,就碰到几个地方政府平台的公司,在做母基金或者引导基金,但是也借鉴了很多市场化母基金的打法。针对这一类的基金,我们简单的说选一个好的子基金,追求财务回报是不够的,一定是投资+服务的模式,或者是投资+赋能的模式,能够帮助配合做资本招商,我们在直投过程当中谈资本招商已经不够了,甚至于更多的是讲场景或者客户,很多是赋能招商。另外一个就是帮产业集团通过收购兼并的方式,或者通过孵化性投资打造新的增长极。
 
针对母基金,特别是市场化的母基金,谈未来的趋势,可以考虑以下几个方面:什么样的新的资金来源,什么样的新的打法,用什么样新的模式?
 
(一)新的资金来源
 
在资管新规之后,大家不要再寄希望于银行资金池的钱,必须面对现实的是,要拓展新LP。
 
我们认为有四类增量资金。
 
首先是险资。曾经让业界兴奋了一段时间的就是泰康的12亿在张家港注册的母基金,另外,上周上海国际集团的科创二期80亿母基金已经签约,其中太保出了很大一部分,从这些能看出来LP里中国的险资在新的政策下,其实在逐渐进入股权投资市场,有些采取和市场化母基金合作的方式。
 
第二,高净值人群。过去十年高净值人群通过第三方财富、私人银行等等,也体验过母基金,但是整体的体验效果并不好,这个跟我们的退出渠道狭窄也有关系。科创板注册制落地以后,其实新的体验可能会好一些,我相信现在你去问有一些人会说,我过去十年前的投资,现在已经DPI很高了,大部分都回来了。
 
另外,资管新规以后,非标产品越来越少,原来喜欢投固定收益的这些出资人,怎么能够把他们引入股权投资市场?房地产市场、二级股票市场价位也已经很高了,怎么能够把资金引到股权投资市场,分享双创带来的红利、分享中国科技进步的红利,这是母基金需要重新讲股权投资故事的时候。随着越来越多新富阶层的崛起,高净值人群在中国也是很好的开发潜在LP的来源。
 
第三,Family Office(家族办公室)。我们做直投的,现在有很多LP来自于家族办公室,特别是科创板和创业板退出以后,套现的投资人越来越多。现在家族办公室成立的越来越多,他们既有直接做LP的,可能也有一些新的家族办公室,愿意通过母基金来进行配置。
 
第四,美元的LP。刚刚已经分析了,全球资产对中国的未来会有更多的配置。这当中大的美元的基金,可能有比较好的进入中国的渠道。但是中小LP希望能够通过母基金来进行配置,同时现在的政策也非常好,刚刚也有领导提到QFLP,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把海外资产进入中国进行配置,今天大量的是走进来,投中国,分享中国是主流,可能反向的去到海外投资产的,有诉求,特别是产业诉求,但不是主流。但是从资产配置特别是分享中国的产业+资本红利可能还是想投中国的股权市场,QFLP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二)新打法:S基金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S基金大家已经谈了很多,特别是我们业界也非常羡慕美国,前一段时间高盛很短的时间就募了103亿美元的S基金,确实让我们中国业界同仁非常羡慕。
 
在中国,大家都在讲母基金里有一部分是要做S基金,而且前景确实是有,因为我们2015年-2017年,投了大量的股权投资,到今天尽管有科创板、有注册制,退出渠道畅通了,但今天由于申请的越来越多,进度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快,还是要打一个问号的,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有了比较好的退出渠道,但是面对这么多快要到期的基金投资期已经结束的LP的诉求,S基金确实是应势而生。
 
并且,从明年开始,资管新规以后,需要解决原来银行在股权投资市场里投资退出等遗留问题,会有很多这方面的存量会进行转让,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但是,如果还是用原来的打法来做S基金是不够的。首先,中国有很多S基金,怎么定价。更大的要求是S基金要看底层资产的,是不是还是传统做母基金的这些人,更有利于做S基金;你有有利的条件,但你的队伍里如果还是原来选GP的这些人,其实是不够的,S基金要穿透底层资产来看,一定有做直投的人参与。
 
(三)新模式:P+S+D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母基金在走混合型,借鉴海外P+S+D,也是在对直投的能力或者是复合的能力,要提升,对团队的要求更高。
 
今天我们看到跨资产配置的基金也越来越多,中国也已经批准了几家这样的管理公司,我们也在这方面积极进行布局,私募资产配置基金既配FOF部分,也配其他的,布局的产品有一级、二级,还有衍生品,更多的是从配置的角度来开展业务,这也为母基金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渠道。
 
总的来讲,谈未来的趋势,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我觉得刚刚主持人的一句话讲的非常好,没有过不去的冬天,也没有迎不来的春天。中国的冬至很快就来了,寒冬将尽,让我们一起育先机,开新局,共同迎接中国母基金行业的新的春天,谢谢大家!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资本市场缘何“冰火两重天”?

吴乐斌:打通创新价值链的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