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然:国调基金偏好与有专业特长的子基金合作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1-18 16:52:12

2020年12月19日-20日,2020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北京举办。本届论坛,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诚通基金总经理魏然在论坛上发表了演讲。母基金研究中心整理出演讲全文,供行业内人士参考交流。


微信图片_20210118164948.png

图为诚通基金总经理 魏然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我简要把我们投资基金的方向和逻辑做一个介绍。我们是国家基金设立的两大国家队之一,主要以国有资本风险投资为主,我们的基金主要是以产业结构调整和投资战略新兴产业为主的一个基金。

我们国调基金整个规模是3500亿,我们一期募集了1310亿,二期准备募集1000亿,已经和长三角城市无锡签订了投资协议,以三个PE基金来做。主发起人是中国诚通集团,一期九个央企和国企,我们的使命是服务国有企业,助力中国经济创新发展,目前情况是70%左右投到国企和央企,还有30%投到先进制造、大消费、新基建民营企业,希望通过我们的投资使整个产业链得以融合。

这是大块头的基金,募资的时候也没有人相信在一个月内能募到1300亿,但我们做到了,本来一期想募到1000亿,最终通过央企的支持、地方政府支持获得了比较大的募资。诚通集团希望做一个管资本的抓手,提升国有资本竞争力和收益水平,促进国有企业资本化,投了100个项目,基本上都是一些头部的民营企业,退了20多个项目,平均收益还不错,退出的这些项目20%左右是投资一些新产业和模式,同时就是做一个资本的纽带,把国有的、民营的、参股的所有制企业能够结合起来。

中国诚通旗下最大一支股权投资基金,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29日在上海宣布成立,参与方有国资、有民企,我预告一下。

关于我们几个大的行业的配置,国企的转型升级投了200多亿,收益率一般11%-12%,然后战略新兴产业,主要是先进制造、生物医药、5G与大消费类的,15-20%的收益水平,还有子基金投资,除围绕优势产业链进行投资以外,实际上我们也投了很多市场化的子基金,但是相对偏专业,比如说生物医药是我们和华润一起投的,比如说集成电路是我们和南京政府一起投的,团队是纯市场化的团队,我们刚过会一个做集成电路的基金,像这种专业特长的项目我们是愿意和这些团队进行合作的,这是我们目前的情况。

我们有一些天然优势在二期。一期投了一千个亿,依托国有资本运营平台产业集聚的优势,秉承新时代市场经济的改革和发展方向,而且我们团队通过四年整合比较完整,在八个行业都进行了精耕细作,2018年投的所有项目回报都在15%以上,还是不错的。另外也取得了比较好的市场地位,目前所有大的企业上市,这几轮基本上都是我们和GIC、高瓴领头的。京东医疗我们投了两亿美元,高瓴投了一亿美元,两周就翻倍了,还是可以买的,我们觉得,市场有点低估它,现在卖药能力、物流能力、冷链能力和获客能力非常强、非常认真,也收购了一些医院,有三四百很重要的医生,以药养医的模式目前已经基本上走通了,会逐步实现盈利的水平。

我们二期基金投资思路基本上会把握政策、人口、结构,还有技术进步的大的趋势,引领结构布局,调整方向。二期主要聚焦在长三角,可能有一个小基金在珠三角,主要配置是集成电路的智能制造、大消费,我们和华润搭了消费基金,有一些市场化团队也可以进行探讨合作,一期投资期只剩两年时间,我们后来跟股东商量循环投资,因为一期给他们的回报还不错,我们整体现金流动性还挺好的,今年退了140亿的成本,他们说同意我们循环投资,二期在2021年一季度或二季度可以成型。希望二期有机会和在座的进行合作。

主要还是我们公司管理,地方上也有公司参与公司治理,主要是诚通集团和长三角的政府。二期的布局从G端、C端和B端进行切入。G端是政策引领,政策和政府的引领让大家看到我们国企改革、国企资本化;C端主要按照人口结构和支付水平来变化,我们会关注人口老龄化所创造的投资机会,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提升,另外还有消费升级和需求层次的升级;B端有研发投入和技术进步,这一块是未来支撑中国经济十年发展的核心,所以我们在研发投入和数字引领上会投入很大的力量。这是我们主要的投资行业和布局。

简要说一下我们对未来十年的一个看法。回望过去十年,从石化有色的辉煌到互联网巨头的崛起,从产能扩张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时代趋势在改变。展望未来十年,中国是全球最具投资价值的市场。从规模来讲,中国的经济规模在十年后有望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从质量来讲,我们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进行着换挡,产业结构不断地优化;从投资深度来讲,看到海量的内需市场支撑最全产业链持续进化。从传统的经济范式到新经济的范式,原来的资源密集,劳动力密集,负债依赖和政府支出驱动均变为我们未来的制造升级、需求升级、服务升级、产业聚集。这个是我们对未来的一个基本的判断。

我们从市场要素到产业格局的龙头效应做出我们的投资逻辑。目前各行业的集中度会不断提升,龙头企业会持续收益,我们近两年投的几乎所有都是行业的龙头,我们也是受益方,像阿里、美团、京东我们投了他们三个项目,一些芯片的龙头像中芯国际、像中国唯一做光刻机的上海微电子,我们在这方面会持续受益,龙头企业规模、品牌、渠道、资源等优势会不断地突显,另外产业龙头有望借助市场成为龙头企业,支持密集型企业将超预期地创造价值,这是我们的判断。另外数字化和智能化会超预期渗透,新基建会促进新消费,新需求会增长爆发,所受益的一些行业,像生物医药、电子技术还有现代服务,我们觉得都有非常丰富的一个投资机会。

国调基金是按照国务院的产业方向布局的,我们希望它作为一个国家产业调整和连接国资、民资还有传统行业和现代新经济的很重要的桥梁,用资金链整合、协同产业链做这个布局。我们二期聚焦长三角,本身是因为长三角有很长的工商文化,无锡这一个城市有160家上市公司,苏州有200家上市公司,这个方面产业链是非常非常聚集的,整个产业成本比较低,效率比较高,人才比较聚集,这是我们选择二期以长三角为主的原因。

无锡集成电路在全国排第二,人均GDP也排第二,生物医药排第一,超过苏州,制造业超过上海,他们确实非常有蕴藏的动力。无锡确实是藏富于民的城市,我接触很多团队,动辄都是几亿身家,早期花了十万、几十万投了未来可能上市的公司,一旦上市就获得非常高倍的回报,形成正常的循环,市长、书记、常务副市长都非常熟悉整个市场,无锡是整个中国创新的中心,而且无锡正好处于长三角核心的位置,它的这些行业有很好的特征。

国投基金是能力比较强的、国务院最大的一支股权基金,有能力有经验,一期投资的上市公司能为二期项目完全赋能。我们也需要为央企解决一些卡脖子、补短板的问题,像集成电路、芯片、生物医药这些行业,包括先进制造这些行业。我们目前的网络还是比较强大的,国资是一面旗帜,流动性和投资影响力还是挺好的,我们希望追求一些布局优化和长期价值的实现。另外,我们的风控和决策赋能水平是比较强的,我们能够拿到几乎所有头部的项目。我们投了三十家还没上市的企业和四十家上市企业,投了22家子基金,基金这个行业是混圈子的行业,有一些投资机会大家可以相互分享。

国调基金虽然是央企,也是高度市场化的基金,我们的团队都是从市场招聘的,有足够的市场化理念,国企央企确实能给企业和行业进行足够的赋能,希望有机会和各位合作。

我们一期投资的八个组都是我们非常专注的行业,基本上都能获得越来越好的长期收益,在长期的资产配置、全流程的风控管理、赋能、政府关系等各个方面还是比较重视的。二期谈了不到三个月时间,同意作为我们主要投资的有600-800亿的长三角基金,各位有兴趣可以参与到里边。

区域投资可以返投,我们在南京、黑龙江、上海、浙江、广东和深圳都做了返投基金,返投那些投我们的央企国企进行管理,他们也比较熟悉这个行业和他所在区域的一些优质的企业、优质的项目。

这是我们对长期回报、长期价值的主要的想法。我们投资的企业中,多点是做商超赋能的这样一个企业,还有阿里巴巴、美团、京东,我们还投了医院,药明康德、泰德医院、创胜,还有和华润一起做了引导基金,先进制造业里有充电的威马汽车,我们希望通过产业的产业链布局能够实现项目的精耕细作,能够发现最有价值的投资产业。

前两年我们看十个企业定一个企业,现在我们至少得看二十到三十个企业才能定一个企业,看得少就觉得什么项目都是好项目,看多了就有了行业里的对比。央企的项目像三大航空和中央海控,本身就是行业头部,机场资源、航线资源、客户资源绝对垄断,但通过市场化改革可呈现更大的价值。还有服务类的、工业互联网类的,我们头部的也都投了,还有新基建板块、金融公司,我们也参与了30亿人民币,还有一些子基金,像钟鼎资本、中金资本、中信产业基金。逻辑还是非常清晰的,我们做得比较规范,也取得了还不错的收益。

二期的策略我们主要是坚信真正伟大的企业是全方位为市场、用户、股东创造价值的企业,我们研究驱动投资,把握长期趋势,锁定成长行业,竞选头部企业,利用平台优势发掘技术红利,投资国企央企等具备长期价值的企业,同时利用平台优势和桥梁助力国企混改,包括一些研究所或研究机构,还有一些三级子公司。

结构转型比较成功的国企央企确实很有价值,技术非常好的,我们投了航天科工,今年虽然失败了,但是市场估值不断提升,本身也有技术方面的绝对支撑。我们基本进入时以少数股权为主,结合强赋能领域并购投资,以一些确定的成长阶段为主,结合颠覆性领域做一些早期投资,并通过我们子基金进行专业的投资。

并购投资举个例子,天津绿神刚刚过会,以前三线市场非常好,也受市场认可,在2014年以前没什么事,后来军工体制造人才流失,我们通过国有资本手段激活活力,进行市场化改革,全方位地布局,把大的国企央企包括电网整合进来,买它的产品,并对未来的技术路线进行定义,这样就使企业实现困境的反转。

这是我们一些组合的情况,我们看好城市化、老龄化、交通、环保对行业的影响。中国制造业正处在从低端走向高端的转折点,中国的市场深度、劳动力素质、创新能力足以支撑制造业升级并形成先进制造业的集群。最后还是拼制造业,商业模式回归到卖足够好的商品,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们投了一些核心的企业,生物医药的板块、电动化的板块,我们做了全行业的配置,新材料是我们中国制造业特别的短板,可能在未来五到十年大规模投入,希望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和我们合作。大消费的领域是毋庸置疑的高质量行业,过去二十年成长最好的上市公司几乎都是消费类的,甚至超过了生物医药,这确实给我们一个触动,在这个行业我们必须顺应这个时代的发展,去找到真正的、最好的龙头企业进行布局。同时,我们的模式在共享经济、在大数据、在自动驾驶方面都有自己的考虑和布局。

谢谢大家!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单俊葆:母基金不能简单谈募资难,而是需要响应客户诉求,开发新产品

资本市场缘何“冰火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