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基金的赋能哲学和破局之道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1-23 17:13:43

2020年12月19日-20日,2020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举行。本届论坛,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


微信图片_20210123171255.png

图为“母基金的赋能哲学和破局之道”圆桌论坛

在以“母基金的赋能哲学和破局之道”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主持人宜信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对话嘉宾亦庄产投总经理唐雪峰,北京国融工发(高精尖基金)总经理孙志刚、东方国资董事长顾焱,滨海产业基金总经理朱志,中再资产董事总经理薛丰慧,对引导基金的赋能、市场化母基金的募资之策等热点话题进行了讨论。
 
01 母基金的发展之策



2020年,国内LP结构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政府引导基金成为了市场供给子弹的主力军。参考美国等成熟的资本市场,市场化之路会是LP的最终走向。那么,中国的引导基金将如何逐步加快市场化来适应GP的步伐?引导基金如何更好地赋能GP、赋能企业?

唐雪峰认为,这几年对于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GP和政府引导基金管理人员没有对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的定义达成共识,一方认为引导基金应该市场化,另一方认为薪酬和激励机制应该市场化。

“这两个维度并不全面,目前更迫切的事是让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方法更加快速地市场化、管理机构更加专业化。政府引导基金或母基金的管理机构应有自己的知识体系,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可以遵循,然后市场化才能来临,市场化的本质首先是市场化的管理和专业的人才。政府引导基金更多的身份是一个希望跟大家交朋友的人,通过这些市场化的投资机构可以带来好的项目,给当地增加税收、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唐雪峰表示。

孙志刚指出了引导基金的本质和定位,即资金大部分出自于财政、国有公司,出资人希望能有更多的增量、能带动相关的产业、能给地方带来税收。引导基金最终的目标是绩效,绩效有三个大类,合规管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相比于社会资本是为了赚钱,引导基金还要有社会效益,还要去合规。

那么引导基金怎么样能更加市场化?孙志刚认为,第一,母基金层面出资的结构要有社会资本来介入。第二,引导基金自身的机制方面,如专业能力、牌照的管理等等,对自身要求要有提高。第三,绩效目标要有调整和变化。第四,合作的机构从存量到增量、到行业、到产业、到GDP、到营商环境,要理解它的需求。

朱志补充道,从引导基金来讲,目前确实资方有资金上的优势,但要意识到未来会面临很大的竞争,优质的项目、优质的资源、有些项目资源产业落地的需求,都会面临竞争。另外,引导基金还有一个功能是做好项目和政府之间的桥梁。无论是引导基金的管理公司、市场化的母基金,还是市场化子基金的GP,大家都知道市场化不可能一蹴而就,可能大家要牺牲一些眼前的利益,先把合作搞起来,有了合作,有了业绩,再把市场化往前推,这可能是市场化发展的比较现实的道路。
 
02 市场化母基金如何破局



募资难题常话常新,今年以来,募资难问题仍在持续,而母基金堪称“募资最难”的投资机构,有观点认为,当前增量的市场化母基金凤毛麟角,存量的市场化母基金基本弹尽粮绝。

谈及母基金该如何破局,廖俊霞表示,打铁还得自身硬,首先得把自己的配置工作做好。“从美国市场母基金发展的历程来看,早期的时候,很多机构是通过母基金来做配置,但随着整个市场的发展和机构投资人的成熟,不太需要再通过母基金进行配置,而大的机构开始自己配置了,母基金更多地去发掘中小型有潜力的GP。目前国内的长期资金来源确实还比较匮乏,所以市场上比较重要的几股力量仍然是政府和高净值个人。”

顾焱指出,市场化还在进行时。之前是希望通过母基金来获得头部基金,在当地构建一个比较好的金融投资生态,同时能够引进跟当地的产业链相配套的项目,招商引资,引进当地所紧缺的领先人才,再助推当地的产业提升、转型升级。现在颁布资管新规以后,不光GP募资难,母基金资金的筹集也非常困难,所以现在希望引进能够产生协同效应的的GP来共同合作设立基金。

论及今后资金的来源,他指出,金融机构也需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做一些创新,比如可以对原来投的基金提出收益权,如果能够做一个质押,也可以成为一个资金的来源。
 
03 母基金赋能新征程



对于母基金的赋能应是持续的,从过去到将来,各位嘉宾分享了各自机构在给被资企业的赋能上的经验和计划。

“赋能是本职工作,投不是目的,帮助企业成长才是核心的目的。”唐雪峰这样说道,“在企业创业期的时候,有各种政策性的投资给它;当它成熟起来之后,有跟它合作的产业基金、并购基金;上市以后可以帮助它一块去海外收购优质的资产;回来后再帮它建立自己的产业基地,这是围绕着一个企业从创业到成熟的完整生态链。引导基金只是我们和企业建立联系、建立认识的一个方法和手段,不是所有的目的。”

孙志刚补充道,引导基金一定要比企业更懂政府、比政府更懂企业,才能体现引导基金的价值。从这个角度讲,赋能就是要让政府的政策和资金能够更透明、更有效、更持续地被企业和项目去了解。从企业端,更重要的是怎么让它的市场化诉求被政府认可;从政府的角度,要让政府更加理解市场化的原因是什么,要从这两个角度做好赋能工作。

顾焱表示,基金是一个手段,政府能通过基金的手段更好地服务当地产业的发展。这里面政府的赋能有一项是协同,要做到企业和被投企业、跟投资机构之间的协同。东方国资专门设立了一个为机构提供一条龙服务的运营公司,为所有在吴江创投产业园入驻的机构提供一条龙服务,与当地的金融机构、科创性企业,以及北上广深的机构一起,很好地营造了一个协同的氛围。

朱志认为赋能是双向的。

第一,政府的赋能应该从以前的政策层面、税收层面或者土地层面,上升融入到企业的一个全方位的商业模式当中,把政府的资源、市场、政策和企业发展战略结合起来。

第二,作为母基金或者引导基金,应该和市场优秀的GP联合起来,GP和引导基金管理公司在赋能方面有非常强的互补,GP更专注于市场、战略、渠道、产品,引导基金更专注于政策、资源,如果这几方面能协调得好,整个赋能能形成一个闭环,就更能达到募投管退、价值创造的效果。

廖俊霞介绍道,宜信母基金因为有财富管理的背景,所以客户当中有企业家和高端消费人群,故而在赋能方面更注重的是生态圈的建设,就是使客户和被投的基金企业互动,让资源在生态圈里流动起来,从而发现它的价值。

(以上内容根据2020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嘉宾发言录音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单俊葆:母基金不能简单谈募资难,而是需要响应客户诉求,开发新产品

资本市场缘何“冰火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