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感到不安的事,现在正在改善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1-23 17:14:22

1月19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20年中央企业经济运行情况。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表示,下一步,国资委将把科技创新重大项目突破列入央企业绩考核范围,把央企的科研投入视同利润进行考核;对重大项目、创新项目、创新团队给予工资总额单列;推动央企落实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暂行办法,加大对科研人员的中长期激励力度;进一步加大力度,把大部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投入到科技创新方面。


国资委放大招,科研投入视同利润、大部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投入到科技创新方面,科技创新被放到突出的位置上,而私募股权投资是扶持科技创新最好的“耐心资本”。


日前,全国第一个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已建立。


为加强对颠覆性技术创新的支持力度,北京市政府、科技部和北京新曦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会合作组建设立北京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是由中关村企业家以公益捐赠方式设立、北京市民政局登记的非公募基金会。


“北京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已经揭牌,该项基金目前已完成运营主体设立工作,基金首期规模1亿元,其中科技部出资2000万元,北京市出资2000万元,新曦基金会出资6000万元,力争未来3-5年基金规模扩大至10亿元。


北京颠覆性技术创新基金将探索颠覆性技术创新发掘、资助、管理和服务机制,涵养颠覆性技术创新的环境土壤。


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已经多次强调科技创新的重要性。


习近平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科技创新是其中一个关键变量。我们要于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必须向科技创新要答案。


关于颠覆性技术创新,习近平总书记曾“点名”量子科技——习近平指出,量子科技发展具有重大科学意义和战略价值,是一项对传统技术体系产生冲击、进行重构的重大颠覆性技术创新,将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向。


他强调,要保证对量子科技领域的资金投入,同时带动地方、企业、社会加大投入力度。要加快基础研究突破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在量子科技领域再取得一批高水平原创成果。


当前全球的技术竞争,已经从快速增长时代进入到差异化竞争时代,竞争还会日益加剧。我国多个产业正处于告别旧时代、迈向新时代的重大调整期,正迎来“用户需求体验化、出行场景多样化、技术创新跨界化、产业结构多元化”的关键转型期。


像量子科技这样的关键技术,不仅是要成为科研任务的清单,更应成为投资机构的布局清单。


科技成果转化任重道远,在此方面股权投资行业大有可为。国资委也已经表态,把大部分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投入到科技创新方面。


关于科研,近日中国学术界也发生了大事,值得中国学术史记下关于打假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1月21日,科技部网站发布《有关论文涉嫌造假调查处理情况的通报》,通报了南开大学曹雪涛院士、中科院裴钢院士、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耿美玉研究员、首都医科大学饶毅教授、武汉大学李红良教授等的相关论文涉嫌造假问题调查处理结果。经调查未发现有造假、剽窃和抄袭。曹雪涛、李红良、耿美玉存在图片误用,已做出相关处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月21日晚10:25分,饶毅在其公众号“饶议科学”实名举报林-裴 (1999)论文涉嫌学术不端。


在学术方面,早在2016年5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中国科学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提出,“科学研究既要追求知识和真理,也要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


去年2月14日,为激励和引导广大科研人员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争做“重大科研成果的创造者、建设科技强国的奉献者、崇高思想品格的践行者、良好社会风尚的引领者”,科技部、教育部、中国科协、中科院、工程院、自然科学基金委共同提出,倡导科技报国,倡导严谨求实,倡导潜心钻研,倡导理性质疑,倡导学术民主,弘扬老一代科学家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学风。


《通知》要求,“各项目承担单位及其科研人员要坚持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上,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把研究成果应用到疫情防控中,在疫情防控任务完成之前,不应该把精力放在论文发表上。”


去年5月,李克强总理在与科学家座谈时直言自己感到“不安”:现在依然有些旧的条条框框,束缚着科研人员的手脚,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加快解决科研人员在课题申报、经费管理、人才评价、成果收益分配等方面遇到的问题,让更多科研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中既赢得社会尊重,又获得应有报酬。


然而,尽管总理与总书记都多次强调科研的重要性,中央与地方也出台过各项支持科技创新、推动科研成果转化、提高科研人员待遇的政策文件,我国当前的科研体制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具体到执行层面有些措施仍没有落实到位,这也是总理直言“感到不安”的原因。


近年来,我国出台了许多科技创新政策,但落实效果不理想。功利主义、部门利益的指挥棒,左右着资源配置、人才、项目、计划和评价。单纯以“论文挂帅”的错误导向,抑制了科研人员的创造力,不愿选择基础性强、周期长、风险大的研究方向。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曾提出实行重点项目攻关“揭榜挂帅”,谁能干就让谁干,有利于解决这一问题,更好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高效率推进科研工作。而今国资委也强调,将把科技创新重大项目突破列入央企业绩考核范围,把央企的科研投入视同利润进行考核。


我国的科技体制改革仍需进一步深化,现行制度在科技成果的所有权、处置权和收益权上,没有完全理顺企业、科研院所、科研人员之间的关系,不利于调动各方的积极性,不能从根本上释放创业创新的动力和活力。


目前,部分科研人员创业存在诸多限制,部分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的人事管理制度和单位工资总额限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科研人员的创业积极性。同时加大了创业融资的难度,也增加了投资的风险。因为种种原因,科研机构不愿意“放人”,认为离职创业就不能为单位作贡献;一些想离职创业的科研人员,又怕国家政策得不到贯彻落实。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中央的科技政策是推动科技创新的力量源泉,但是再好的政策,如果不能有效落实,也只能成为“镜中花”“水中月”。科研与生产“两张皮”、科研成果束之高阁是我国科技体制中的一大顽症,必须通过落实政策、深化改革把“两张皮”粘起来,打通“神经末梢”,畅通“最后一公里”,加快解决科研人员在课题申报、经费管理、人才评价、成果收益分配等方面遇到的问题,大力支持股权投资行业发展,进一步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朔州设立金石能源产业转型发展母基金;雅安市国资成立绿色产业股权投资母基金 | 母基金研究中心一周资讯(01.16-01.22)

中国ESG发展挑战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