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徐勇明:LP需提高对底层资产的判断,弄清GP的业绩是能力还是运气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2-03 21:08:40

在国际上,大学捐赠基金可谓是PE/VC行业的忠实长期LP。

 

从捐赠基金的角度看,主权基金、养老金、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基本可以归为同一类金主爸爸:超长的投资回报期限。这些金主不需要短期内的现金回报,因为他们服务的时间窗口在几十年之后,甚至在永远的未来。

 

超长的投资期限意味着可承受的风险波动空间非常非常大,对于捐赠基金来说,最需要的就是耐心,用时间换回报空间,用时间对抗不确定性和低流动性。因此,这与PE/VC的投资理念十分契合,国际上许多知名风投的LP构成中,大学捐赠基金占很大的比重。

 

与美国动辄超过30年历史的高校捐赠基金相比,国内大部分高校还处于“少年期”,但亦有少数较先进的“探路者”。

 

在同济大学110周年校庆之际,同济校友基金由同济大学校友会和同济校友联合发起成立。

 

“我们承担着三重使命:一是盘活母校捐赠基金存量资产,实现财富长期的保值增值;二是借助校友基金的桥梁,实现母校科研专家、创业者与优秀社会资本更为顺畅的对接;三是将校友与母校更紧密的连接,增强校友对母校的认同感,培养长期可持续的捐赠文化。我们的LP主要是同济教育发展基金(捐赠基金)和同济校友,这三年多来,我们得到了同济大学和校友的大力支持,也取得了良好的收益和市场的认可,这里也感谢母基金联盟和母基金研究中心一直以来的支持。”同济校友基金CEO徐勇明对母基金研究中心表示。

 

徐勇明博士,同济校友基金创始人兼CEO、同济大学校董、同济大学校友总会副会长兼上海校友会执行会长。“同济”基因深深地影响着他,在生活中徐勇明也基本只穿同济LOGO的衣服。与一般的投资人相比,徐勇明更像一个学者:儒雅、亲切、风度翩翩,说起自家基金侃侃而谈,最关注的问题就是怎样提高同济校友基金的收益率并且做出特色。

 

微信图片_20210203210613.png

01 “PSD”,寻找匹配的GP基因

 

 

截止目前,同济校友基金一共设立了两支母基金产品,总共约6亿人民币。

 

徐勇明介绍,两支母基金均采取PSD的配置,其中一期基金的Primary投资出于稳定性的考虑,主要布局头部综合类大白马以及有历史业绩的俗称VC 2.0时代的基金,其中有红杉,高瓴,源码等。

 

“二期基金的Primary投资我们开始有产业的聚焦,主要是科技和医疗这两个与同济大学学科发展息息相关的产业,医疗行业我们投了礼来,综合类偏科技的我们投了GGV。另外,优秀的GP我们也希望能够持续地合作,比如我们的一期和二期分别投了源码的三期和四期。”他表示。

 

在子基金的投资逻辑方面,虽然同济校友基金是高校背景的基金,但首先是财务诉求。即使发挥出同济产学研的优势,也是为了赋能优秀的创业项目,最终通过财务回报支持学校和校友的发展。

 

在徐勇明看来,考察子基金财务回报能力有科学也有艺术。“过往业绩的回报倍数,IRR,DPI等基金层面的指标只能作为一个门槛,因为我们相信,在投资行业,过去的成功并不直接代表未来的业绩。在基金过往业绩满足我们最低要求了以后,我们核心试图搞清楚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过去的业绩是能力还是运气。我们还会把所有的子项目按照项目牵头人、行业、阶段、估值、占股、项目来源等划分,通过不同维度的分析,找出基金过往回报的主要贡献来源,并围绕主要的几个明星项目来分析该基金的决策机制。

 

第二个问题是:在募基金和GP基因是否匹配。首先行业在变,机会在变,GP也在不断变化,比如规模、阶段、团队、打法等等。打个比方,我们需要了解这支基金准备去哪里打猎,是在亚马逊丛林还是非洲草原,过去的策略和武器,是不是适合新的投资机会。

 

第三个问题是:还有谁要投。这倒不是出于跟风,我们非常注重独立思考,这更多是考虑各方LP的诉求是否匹配,以及该基金在运作过程中是否会收到某些限制等。”

 

我们可以看出,同济校友基金在选择GP时没有刻板的指标,更多的是策略与资源的匹配。

 

除了Primary,同济校友基金还做Secondary,即二手基金,徐勇明表示,国内的S基金这两年发展得很快,而且18年市场流动性的缺失带来了很多好的投资机会,不仅让同济校友基金拿到了很多优质资产,也提高了基金的DPI。

 

除了母基金,同济校友基金也做少量的跟投。“像我们一期基金就投资了优秀的校友公司UCloud,当时份额抢得非常厉害,我们能够投进去,一方面感谢季昕华校友对母校的情怀,同济给公司在品牌、业务、人才等方面的赋能也是很重要的因素。由于我们能够在这些方面给被投企业赋能,很多创业者或者GP也愿意让我们做一些跟投,这对于提高基金整体收益率,以及做出我们自己的特色都很有价值。”徐勇明介绍道。

 

02 母基金募资难的“内外因”


 

同一般的市场化母基金相比,同济校友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有两方面:同济大学捐赠基金和同济校友。

 

谈到募资难问题,徐勇明认为,当前母基金行业的募资难一方面因为资管新规,另外也由于国内个人投资人对于资产配置的概念理解还不充分,更多追求资产的绝对收益最大化。但外因终究是次要因素,内因才是核心。

 

“我这里说的内因是:我们管理的这支母基金究竟创造了什么价值,这是我不断问我自己和我们团队的一个问题。”他强调,同济校友基金会坚持PSD的策略。

 

徐勇明告诉母基金研究中心,他作为同济大学的校董参与一些学科发展的讨论,现在学科提倡跨界,其实PSD的策略也是一种跨界。投资最终就是追求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最大化,母基金也好,直投也好,更多的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谁能够对底层资产的风险和价值进行更准确的判断,谁就能得到更好的收益。S基金的一大难点就是对于项目的估值。

 

“对于直投,我们完全没有和GP竞争的意思,更多是希望通过同济大学和校友的资源,来赋能给优质项目,配合GP做一些跟投,但我们自己必须有很好的判断。所以,一句话来说的话,出路就是不断提升母基金创造价值的能力。”


03 只有投到好项目,投后赋能才能更加凸显作用



在投后方面,同济校友基金分成基金投后和项目投后。

 

基金层面,投后主要是对于被投基金的定期不定期的回访、复盘,以及基于母基金层面相对宏观的视角与GP交流行业的新动态及投资机会。“当然,底层项目是我们投后最为关注的点,我们会通过项目库的形式对底层项目进行动态管理,并从中筛选出一些符合我们跟投策略的优质公司提前接触。”徐勇明介绍。

 

项目层面,主要通过产业资源、科技和人才等的对接为企业提供赋能。同济校友在比如汽车、交通、城市规划、医院等行业都有独特的资源禀赋,这对于被投企业,特别是对2B类的公司的业务推广有很大的帮助。

 

另外,人才是所有创业公司普遍的痛点,同济校友基金会为校友企业举办专场的招聘会,事先还会从各个学院了解到优秀学生的名单,这样这些企业的HR就可以定点地扑上去,形成对于大厂的招聘优势。同济校友基金计划明年把这类招聘会扩充到被投GP的项目上。

 

对于GP的投后赋能,徐勇明认为,现在GP间的竞争愈发激烈,马太效应进一步增强,对GP的要求也从“一招鲜”拓展到专业的投资能力与强中台以及体系化的服务能力相结合。GP的投后其实不仅体现在被投企业的评价以及口碑,也体现在LP与GP沟通的方方面面。当然,GP主要的竞争力还是在投资决策的专业度上,只有投到好项目,投后赋能才能更加凸显作用。

 

母基金的风险控制显性上是通过投资不同的基金,间接投资到数量较多的项目,通过分散来规避风险。同济校友基金除了主动地分散,也会做主动配置,比如会筛选GP的能力和偏好进行组合,从而实现在底层资产的行业和阶段上做到均衡配置,既保证单一行业占比不会过高,也尽可能的规避vintage带来的风险。此外,在投资之后,同济校友基金也会动态追踪底层项目情况,有选择地对基金和项目进行动态调整。

 

“基于上述的策略,疫情下我们母基金层面的业绩没有受影响,甚至有了一定的提升,因为疫情反过来推动了我们相对重仓的医疗健康行业的发展,底层资产中如康希诺等一批优秀的生物医药企业在疫情期间快速发展。当然,依赖线下的一些业态收到疫情很大的冲击,我们也有一些被投企业前两个季度受到较大影响。

 

对于我们投资的GP来说,我们很明显地感觉到2020下半年开始,大家的投资活跃度明显提升,募集环境也相对去年有了明显改善,因此到目前为止我们合作的GP我认为受疫情影响有限。”徐勇明谈道。

 

他表示,母基金的退出周期确实比较长,同济校友基金2017年底第一支母基金正式对外投资,到现在正好3年时间,完整退出的子基金目前的确还没有。不过通过S的投资,一期母基金已经实现了超过15%的现金回流,较好的平衡了母基金推出周期长的问题。

 

此外,同济校友基金间接投资项目中已经有19家企业已上市,若干企业在IPO的进程中,这些也是未来2年现金回流的主要驱动力量。“项目层面,我们的直投项目UCloud今年年初登陆科创板,明年解禁,这应该是我们第一个完整实现退出的项目。”

 

关于退出方式和时机的把握,母基金的退出可以分为主动和被动,被动退出就是投完之后等GP分配,主动退出是LP份额的提前转让,同济校友基金也不排除基于对宏观以及行业的判断,在合适的时点进行部分主动退出。


04 打造懂行业、可赋能的母基金



在徐勇明看来,当前国内投资环境最大的变化和机会就是在于国家对硬科技和对于有核心技术的创业企业的支持,同济校友基金作为一支高校背景的基金,应该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他介绍,在坚持综合母基金策略的前提下,同济校友基金的三期基金会加大直投/跟投的比例,加大与同济产学研的结合。“行业上,我们会重点围绕几个优势产业,比如以同济大学为依托的上海自主智能无人系统科学中心为主的AI,以及同济有优势的科技、医疗两个行业进行布局。另外,我们也正在和同济控股洽谈合作,让我们作为同济大的科研生态的一个重要的投资窗口。”

 

徐勇明认为,中国和国外大学本身有很多的不同,捐赠基金所起到的作用也有很多不同。

 

“的确,和海外捐赠基金几百亿美元规模的体量来比,国内的捐赠基金体量小了很多。但我不觉得这是我们不足的表现,这最多是一个现状,而且国内像清华的捐赠基金,增长率不比海外最好的捐赠基金差。在此我不能代表国内大学,最多代表同济校友基金,我们对于自己的要求是一方面通过专业的管理追求财务回报,同时也要通过资本建立很多校友和母校的纽带,培养更好的捐赠文化。”

 

他相信,打造懂行业、可赋能的母基金,通过PSD的策略和机构化能力的建设,不断提升管理能力,会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魏然:国调基金偏好与有专业特长的子基金合作

乘风破浪,中国S基金发展走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