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许宁:引导基金数量增多是否是件好事有待商榷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08-02 16:52:54

一直以来,杭州以西湖盛景、风雅古香闻名。如今,在悄然之间,这座城市已成为国内股权投资发展环境最好的城市之一。


今年三月,杭州出台《关于金融支持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推动“5+3”重点产业发展(“5”:文化、旅游休闲、金融服务、生命健康、高端装备制造五大支柱产业、“3”: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信息软件三大先导产业)。同时,一次性设立千亿规模的母基金,并给予行业切实支持政策,包括针对募资难,提出做大做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支持央企资金、保险资金等在杭州设立创业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针对行业热点S基金,提出推动建立创投股权和私募基金份额报价转让平台,引导设立私募股权投资接力基金。种种都显示出,杭州这座城市正在凝聚其独到的资本吸引力。


其实,杭州在母基金方面的探索早已走在全国的前面。杭高投总经理许宁告诉母基金研究中心,“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业务开展较早,从2008年开始做创投引导基金,至今已十三年”。杭州市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高投”)正是其中的先行者。杭高投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综合性国有投融资公司,目前注册资本27亿元。


作为杭高投总经理,许宁有着十五年以上的股权投资和政府引导基金管理经验,曾成功主导投资了二十余家科技企业,所管理的杭州市政府创投及天使引导基金已投资包括深创投、德同资本、华映资本、SVB资本、同创伟业、创东方、赛伯乐、天堂硅谷、浙商创投、德诚资本、启赋资本、Star VC、梅花资本、容亿投资等160多支国内外知名基金,基金规模超300亿。许宁先生还长期担任多个省、市、区相关部门项目评审和引导基金专家顾问。


图为杭高投总经理许宁


01 “杭高投”的成绩单


首先,许宁为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绍了杭高投的具体情况与差异化优势。


杭高投作为科技金融的平台,下设基金管理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创投服务中心等业务子公司,并在美国硅谷设有投资基金及孵化器,实现海内外投资联动,债权与股权融资投贷联动。相比于其他引导基金的管理人,杭高投起步早,引导基金管理经验丰富。“杭州市政府引导基金业务开展较早,从2008年开始做创投引导基金,至今已十三年。随着创投行业的不断发展和引导基金的持续壮大,我们引导基金管理团队一方面日臻完善人员的专业化结构,同时重点加强与创投机构和被投企业的交流合作,提升行业认识和创投服务能力。通过与超130家GP的合作,我们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管理体系,同时也习得了较为专业的行业认知能力。”许宁谈道。


截至目前,杭高投在管的市引导基金累计批复合作子基金近170支,总规模超300亿元。其中,在生命健康、人工智能、互联网+等领域取到了阶段性的成果,包括:


·在引导基金参股合作子基金中有21支生命健康专项基金,总规模超70亿元。市引导基金在生物医药方向基金的合作中,专业化机构与产业资本并驱,多方面多阶段多维度合作,不断完善杭州市生物医药投资生态。


·在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等领域合作的专项基金达16支,总规模近60亿元。2020年以来探索产业基金合作模式,与海康威视、矽力杰等产业公司合作设立CVC基金,完善市引导基金合作网络中的产业环节,打通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生态链。


这些卓越的成绩,也映射出杭高投清晰的投资逻辑与投资标准。在许宁看来,作为地方性政府引导基金,选择行业投向时首先要符合当地政府的产业导向和诉求,必须要跟产业导向相结合。从杭州来讲,主要是几个方面:1.生命健康;2.互联网+;3.数字经济。近年来,杭州市引导基金积极响应杭州市委市政府促进杭州市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发展以及建设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号召,牢牢把握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支持相关领域专项基金,采用与专业化机构、CVC基金多模式合作,加快生物医药与人工智能产业培育。杭州市引导基金与阿里系基金的合作也是布局杭州市投资生态不可或缺的一环。2020年市引导基金与蚂蚁金服合作的支付宝STS生态基金落地萧山区。此外,市引导基金还与阿里系投资机构展开多方合作。”


02 满意化投资而不是执着于追求最高化投资


而后,许宁为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绍了杭高投对于GP的选择标准。“对GP的选择上来讲。首先,投资机构的实收资本、人员配置等一些硬性条件必须符合《管理办法》的规定;其次,GP要熟悉杭州的创业投资环境和市引导基金的管理制度,并且有一批杭州科技型中小微企业项目储备,兼具完成返投的意愿和能力;最后,我们对GP团队投资业绩是非常看重的,尤其是GP退出策略方面。稳定的回报对我们政府引导基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政府引导基金并不是以盈利为导向,但是我们很关注资金的安全性。”许宁谈道。


对于引导基金的产业引导诉求和创投企业、子基金的利益诉求之间的平衡,许宁认为,“基金LP构成很多,包括上市公司,地方引导基金、高净值个人等。LP有各自的需求,地方政府希望带动当地产业发展,财务投资人希望有投资回报。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我们对财务方面的回报没有特别关注,主要看重基金对杭州本地的产业引导作用以及对杭州优质项目的挖掘和扶持。为在产业引导诉求和利益诉求之间寻找平衡,我们偏向于过往深耕长三角地区,特别是杭州地区的管理人。”


此外,在风控方面,杭高投开发了管理系统,运用信息化手段提高投后管理效率。另外,通过观察员以及定期、不定期的走访,跟投资机构进行动态的沟通。应对疫情,杭高投及时调整投资策略,基本未受影响。


在退出方面,杭高投参股的子基金中近一半有退出,实现财政资金的循环投资。在基金层面上,会根据基金的具体发展情况来跟GP谈退出,股份转让或减资退出的方式都有。许宁表示,“在项目层面,一般建议在合适的时机就要选择退出,满意化投资而不是执着于追求最高化投资。做投资就是赚你那段应该赚的钱,不大可能从头吃到尾。”


03 政府引导基金步入存量规范化高质量发展阶段


许宁先生拥有多年政府引导基金工作经验,谈及政府引导基金的未来发展趋势,许宁认为,经过多年发展,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经历了探索起步、逐步试点、规范化运作、全面发展四个阶段,已步入存量引导基金规范化高质量发展阶段。随着财政部《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财预(2020)7号)文件出台,一方面政府会加大对引导基金的监管,对资金的使用情况和绩效情况肯定会更加严格地进行考核;另一方面完善引导基金内部治理,提高效率,让运作成效不好的基金实现出清。


近年来,引导基金发展迅速,规模、数量日趋增长,区域覆盖面也较广,从国家层面到省、市,甚至区县都在设政府引导基金。但是引导基金量大对投资机构、项目公司和引导基金是否都是件好事有待商榷。不论是从整个制度体系的建设,还是从企业发展的环境来看,待完善之处颇多。从具体做法来看,如果大家都只是把引导基金定位为股权投资或者是风险投资,那么财政资金的政策性引导的初衷是很难实现的。


最后,许宁就国内外母基金行业差异问题阐发了自己的观点。许宁认为,与海外相比,国内母基金尚处于早期阶段,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区别。


  • 资金来源。国内大多数投资的资金来源都是政府引导基金或是政府下的投资平台,国企的投资公司,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或财富管理机构,也会有部分高净值人群的资金,但比例非常低。而海外母基金的资金主要来自机构投资者的长期资金,例如养老金、家族办公室等。资金来源的差异导致风险收益需求、期限需求、跨生命周期需求的差异,进而决定了母基金的投资策略和投资周期。海外一般存续期10-15年,国内一般是在10年之内,有的在7-8年。


  • 投资策略。海外的私募股权涵盖多种策略,包括并购、风险投资、特殊情况投资、不良资产投资、夹层投资等。投资者可以根据自身不同的风险偏好和回报预期,选择适合的投资策略。国内母基金的投资策略相对简单,但已经开始借鉴这样的做法。


  • 投资领域。海外母基金的投资领域丰富,可以锁定某个国家地区和某个行业,也可以跨某个地区和跨行业。但目前国内人民币母基金的投资标的还比较单一,PE/VC基金的成熟度也还有待加强。


  • 退出机制。海外私募股权市场的退出机制成熟,项目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实现退出,包括出售给战略投资者和其他私募股权基金、二手份额市场的交易以及IPO,国内母基金退出机制相对还不成熟,亟待发展。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国母基金100人」之董若愚:真正做“投资机构背后的天使”

「中国母基金100人」之方远:责任投资正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