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宣布这支基金成立,还做了介绍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10-13 19:03:17

国家主席习近平12日下午以视频方式出席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并发表主旨讲话。

 

习近平宣布,中国将率先出资15亿元人民币,成立昆明生物多样性基金,支持发展中国家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中方呼吁并欢迎各方为基金出资。

 

习近平指出,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国正加快构建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逐步把自然生态系统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区域纳入国家公园体系。为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中国将陆续发布重点领域和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和一系列支撑保障措施,构建起碳达峰、碳中和“1+N”政策体系。中国将持续推进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调整,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在沙漠、戈壁、荒漠地区加快规划建设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

 

《中国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白皮书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持续加大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的资金,为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重要保障。2017-2018年,连续两年安排超过2600亿元资金投入生物多样性相关工作,是2008年投入的6倍。同时,利用财税激励措施,积极调动民间资本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

 

之前,我国已设立多支以保护环境、保护生态等为主题的基金。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绿色金融,设立绿色基金。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上提出,要利用绿色基金等金融工具和相关政策为绿色发展服务。2017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设立绿色基金,支持低碳生产和绿色发展。2018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提出“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

 

我国第一支专注于绿色发展的国家级母基金于去年成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首期规模885亿元,聚焦引导社会资本投向大气、水、土壤、固体废物污染治理等外部性强的生态环境领域,促进环保和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国家绿色发展基金由中央财政和长江经济带沿线的11个省市地方财政共同出资,同时也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成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以公司制形式参与市场化运作。绿色基金在首期存续期间主要投向长江经济带沿线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等十一省市。同时适当安排其他区域的项目,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国家绿色发展基金按市场化原则实行专业化管理,基金的所有权、管理权、托管权三分离,绿色基金设立、基金管理人的选择、投资管理、退出等按照市场规则运作。通过中央和地方财政出资,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和带动作用,吸引社会资本参与。

 

母基金研究中心关注到,近日,财政部在回复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青海代表团相关建议时称,财政部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设立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基金。初步设想,基金投资区域将以黄河流域为重点。我们预计,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基金很可能成为我国第二支国家级绿色发展母基金。国家绿色发展基金通过吸引长江经济带沿线省市政府适当出资,调动地方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方面的积极性,探索形成沿线省市跨省域合作机制。由此看来,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基金很可能出资方由黄河流域的相关省市组成,未来投资区域重点也在黄河流域。

 

黄河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九省区,横贯我国东中西三大战略区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屏障和经济地带,自然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

 

2019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郑州主持召开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着眼全国发展大局,明确指出黄河流域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安全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将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重大国家战略,成为我国完善新时代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重要布局。

 

在落实该战略的进程中,母基金将发挥重要作用。黄河流域内大多数省区经济欠发达,无力拿出更多治理资金。设立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基金是保障黄河流域大治理、大保护的关键措施。设立国家级母基金,按照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战略性投资、吸引社会资本参与的原则,积极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黄河流域治理保护,能够解决治理保护中的资金瓶颈制约问题,服务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实施。

 

今年,在碳中和的背景下,绿色投资正在股权投资行业兴起。在去年下半年,碳中和已经成为各行业广泛关注的热词。今天两会召开之后,更是为碳中和的迅速走红添了一把火。两会上,碳中和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并定为2021年八大工作重点之一。

 

在国内科技巨头积极推进碳中和计划的同时,众多国内投资机构则纷纷加大“碳中和”领域的投资布局。在母基金方面,我们关注到,近期,多家央企设立碳中和母基金:6月末,首支专注于碳达峰、碳中和领域的市场化母基金成立——国网新兴产业基金母基金(工商登记名称为“国网新兴(上海)私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登记设立。按照国网“一体四翼”发展布局,公司组织英大产业基金公司联合国网上海、山东、江苏、浙江电力省管产业单位,按照市场化方式发起设立国网新兴产业基金母基金,认缴资金规模10亿元。母基金设立后,将充分发挥统筹协调和资金引导作用,吸引更多省管产业资金参与投资,针对不同的新兴产业形成若干子基金,预计“十四五”期间母子基金总规模将达到150亿元。

 

继国网设立10亿碳中和母基金后,中石化也要设立碳中和母基金。7月,山东山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钊一行到中国石化集团资本有限公司考察调研。双方权属单位中石化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山东山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举行了关于投资设立中石化碳中和母基金的合作备忘录签约仪式。双方将以合作设立母基金为契机,未来将在其他领域开展更广泛的合作。据母基金研究中心独家获悉,中石化碳中和母基金的目标规模为50亿。

 

此前,光大一带一路绿色基金、中美绿色发展基金也均在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倡导绿色低碳投资。

 

在直投基金方面,母基金研究中心发现,多支百亿级碳达峰、碳中和基金在近半年相继设立:

 

3月21日,上市公司协鑫能科发布公告,将与中金资本拟合作发起设立一支以“碳中和”为主题的产业基金,基金总规模不超过100亿元,首期规模约40亿元。

 

3月29日,远景科技集团与红杉中国宣布,将共同成立总规模为100亿元人民币的碳中和技术基金,投资和培育全球碳中和领域的领先科技企业,构建零碳新工业体系。该基金也是目前国内首支绿色科技企业携手创投机构成立的百亿规模碳中和技术基金,将积极与企业和政府合作,打造碳中和技术创新生态。

 

同一天(3月29日),母基金管理机构盛世投资也发布了股权投资行业首份碳中和战略声明。

 

此外,高瓴资本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也表示,在助力实现碳达峰与碳中和目标上,市场化的PE/VC机构大有可为。绿色转型成为未来最大的确定性,将有力地引导大量社会资本转向碳中和领域,绿色股权投资正当其时。

 

5月,厦门市绿色低碳发展基金获批。该基金总规模30亿元,首期规模3亿元,由金圆集团下属厦门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自主管理。

 

5月25日,光大集团与中国银行签约,双方拟将合作共同推出一支绿色产业基金,按照市场化运营模式,发挥光大集团、中国银行在绿色金融和绿色实业领域的专业优势,共同服务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推动绿色产业发展。

 

7月15日,由中国宝武携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建信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的宝武碳中和股权投资基金在沪签约设立,总规模500亿元,首期100亿元。据了解,宝武碳中和股权投资基金未来将聚焦清洁能源、绿色技术、环境保护、污染防治等方向,参与长江经济带的转型发展,跟踪国家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建设,深度挖掘风、光等清洁能源潜在发展地区和投资市场上优质的碳中和产业项目。

 

7月16日,在全国碳市场正式启动上线交易湖北分会场上,武汉市人民政府、武昌区人民政府与各大参会金融机构、产业资本共同宣布,将共同成立总规模为100亿元的武汉碳达峰基金,这是目前国内首只市政府牵头组建的百亿级碳达峰基金。

 

7月21日,由青松资本和城阳区共同发起的“100亿碳中和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在“搭建资本招商平台推动双碳产业集聚”2021年第二季民营经济创意会上成立,也是目前国内同类城市中政企共同参与设立的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碳中和专项基金。

  

 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创投委会长沈志群在演讲中指出,实现碳中和目标,不仅是我国股权投资行业义不容辞的投资责任,而且是千载难逢的投资机遇。他建议,政府的创业投资、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应该更多支持关注碳中和项目的投资基金;各类有政府基金支持的母基金、S基金,应该优先支持碳中和基金的股权份额转让;鼓励机构投资人,特别是社保基金,保险、银行等金融机构,上市公司,大学基金,家族办公室等长期资金,更多关注和投资碳中和的基金。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需要规模庞大的投资,离不开绿色金融的支持。中金公司预计,为达到碳达峰,2021年至2030年中国绿色投资年化需求约为2.2万亿元/年,而2031年至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绿色投资年化需求约为3.9万亿元/年。

 

所以,在资本市场中,绿色领域的确是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一个不可忽视的投资领域。

 

随着碳中和目标的提出,我国正式开启传统经济向绿色经济转型的新阶段,转型中催生出一系列新的高成长性业务和热门投资机会,成为PE/VC机构投资的新蓝海。

 

业内人士指出,要达到碳中和,主要有三种方法,同时也对应着三方面的投资机会:

 

第一条主线是从碳排放的前端出发,加快能源结构的调整,用低碳替代高碳、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和清洁能源高速发展相关的,还有一些产业链上的机会。比如短期内特高压电网、智能电网的建设、长期储能技术的突破及分布式光伏的推进,这些方向也将受益。

 

第二条主线是从中端提升节能减排水平,包括产业结构转型、提升能源利用效率等。

 

我国的高碳排放的前三大行业分布是:电力与供热碳排放占比51%,制造与建筑业占比28%,交通运输业占比10%。尤其是电力和建筑业的碳排放占比明显高于发达国家。

 

电力与供热更多需要从源头治理出发,积极增加新能源对传统化石能源的替代。“碳中和”战略背景下,建筑业也有望迎来新一轮结构性调整,一方面是低碳环保材料的市占率有望继续提升,另一方面装配式建筑通过把传统建造方式中的大量现场作业工作转移到工厂进行,能够大幅减少建筑原材料与能源消耗、降低施工污染。

 

在交运方面,新能源汽车对燃油汽车的替代是交通运输行业的重要碳减排措施,新能源车产销持续扩张还将进一步拉动上游电池、设备以及电子元件的需求,同时带动充电桩等配套设施的建设。

 

除了行业内部的转型升级,还有一些专门为其他企业提供节能服务的企业也很受益。

 

第三条主线是从后端出发,提高资源循环利用水平,促进资源品的回收再利用。包括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回收等领域

 

此外,在“碳中和”这一大背景下,全球范围内愈发认识到ESG投资带来的超额收益。ESG与实现碳中和之间具有密切联系,两者都高度关注环境主题。

 

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之一在于绿色低碳技术的创新孵化,在对相关企业开展投资的过程中,ESG能够帮助投资者有效识别并通过投后管理降低投资风险。贝莱德在2021年致客户信中强调了两者的关联性,指出2020年公司完成了全部主动投资组合的ESG全面整合,承诺在2050年之前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目标。

 

2018年,中国基金业协会在《绿色投资指引(试行)》在第四条中指出建议“有条件的基金管理人可以采用系统的ESG投资方法,综合环境、社会、公司治理因素落实绿色投资。”

 

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统计,目前在协会注册的、冠名为绿色的各类基金共有700多只,但绝大部分投资于绿色上市公司和使用成熟技术的绿色项目,很少有基金涉足绿色技术创新领域。国内的 PE、VC 近年来投资热点集中于互联网、生物医药、金融等行业,在绿色技术企业方面的投资规模较为有限。

 

推行绿色投资、责任投资,亦是投资行业为共同富裕事业出力的方式。因此,我们也期待着更多国家级绿色发展母基金的出现,引导更多社会资本关注绿色投资,鼓励ESG投资,发挥绿色金融支持经济绿色发展的强劲动能。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金资本、诚通资产、诚通钰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 科促会母基金分会参与机构一周资讯(10.06-10.12)

这家上市公司,一天内投了两支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