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捐赠基金,靠VC/PE取得20年以来最佳回报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10-21 19:35:25

近日,美国多家大学捐赠基金相继发布年度报告,值得关注的是,从2020年6月30日-2021年6月30日,是这些捐赠基金们赚得“盆满钵满”的一年,多家规模超过10亿美金的大学捐赠基金均取得了过去20年以来的最佳回报。


在国际上,大学捐赠基金可谓是PE/VC行业的忠实长期LP。


从捐赠基金的角度看,主权基金、养老金、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基本可以归为同一类金主爸爸:超长的投资回报期限。这些金主不需要短期内的现金回报,因为他们服务的时间窗口在几十年之后,甚至在永远的未来。


超长的投资期限意味着可承受的风险波动空间非常非常大,对于捐赠基金来说,最需要的就是耐心,用时间换回报空间,用时间对抗不确定性和低流动性。因此,这与PE/VC的投资理念十分契合,国际上许多知名风投的LP构成中,大学捐赠基金占很大的比重。


而本次多家大学捐赠基金取得优秀业绩,也得益于VC/PE投资。


先来看看捐赠基金规模全球排名第一的哈佛:根据哈佛管理公司发布的2021财年报告。截至2021年6月底,哈佛捐赠基金资产总值突破500亿美元,达532亿美元,规模相当于国内一家中型的公募基金。与上一财年底的419亿元相比,增加了超过100亿美元。


这也是历史上高校捐赠基金首次突破500亿元。


根据哈佛的数据,股票资产占组合比例的14%,这部分资产2021财年回报为50%。最惊人的是私募股权资产,同期回报达77%。对冲基金2021年回报达16%。目前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是组合占比最高的两类资产。

这些捐赠基金,靠VC/PE取得20年以来最佳回报


来源:哈佛官网


近两年,哈佛捐赠基金大幅增加了VC/PE的配置,这也为其带来了巨大的投资回报。这一由传奇投资家大卫斯文森开创的风格正影响着越来越多的捐赠基金。


大学捐赠基金配置VC/PE基金的风潮,正是由大卫·斯文森执掌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开创。


从1985年开始,大卫·斯文森执掌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投资组合达30年之久。该基金会为耶鲁大学提供33%的运营费用,30多年中,扣除平均每年提取的总额4%-6%净值(用于学校运营),仍然获得了超过13%的收益率,收益率远超美国常春藤联盟同类基金。


自2011年起,大卫·斯文森就重视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除了QFII渠道之外,在风险投资、私人股权投资这两块也均有参与。


相比其他投资大师,斯文森相对低调,媒体曝光度也不算高。他其实是被称为“耶鲁财神爷”、“仅次于巴菲特的传奇机构投资管理人”。前摩根史丹利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巴顿·毕格斯说:“世界上只有两位真正伟大的投资者,一位是巴菲特,另一位就是大卫·斯文森。”


如果说巴菲特教会我们要守住能力圈、安全边际和集中投资的话,斯文森则教会我们要优化资产配置,管控风险并分散投资。


2005年,张磊创办高瓴资本,其种子资金来源便是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从2005年创办时用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办公室(Yale Endowment)提供的3000万美元,到目前掌管着超过600亿美元资金,张磊带领高瓴资本成为亚洲地区植根于中国而着眼于全球的资产管理规模最大、业绩最优秀的基金之一。


今年5月,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David Swensen)病逝。随后,耶鲁大学校长萨洛维发布公告称,马修·门德尔松于9月1日起接替大卫·史文森,担任耶鲁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他将领导大约30名专业人员组成的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


马修·门德尔松作为耶鲁毕业生于2007年加入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是大卫·史文森的徒弟。马修·门德尔松之前负责捐赠基金的风险投资业务,取得出色的投资业绩。


今年,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亦取得了不俗的回报率。


10月15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发布年度报告: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年度,扣除费用后的投资回报率为40.2%,投资收益为121亿美元(约778.5亿人民币)。捐赠价值从2020年6月30日的312亿美元增加到 2021年6月30日的423亿美元。在此期间,耶鲁大学运营预算的捐赠基金分配额为15亿美元,占耶鲁大学预算的35%。


根据官方的描述,耶鲁追求一种投资策略,通过仔细考虑各种资产类别的风险和回报,包括公开股票、绝对回报、杠杆收购、风险投资和实物资产,并通过对外部投资的精明选择来实现卓越的长期业绩。


与美国动辄超过30年历史的高校捐赠基金相比,国内大部分高校还处于“少年期”,但亦有少数较先进的“探路者”。


成立于1994年的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是中国大陆最早的高校基金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认证的“5A级社会组织”,这是中国政府对基金会最高级别认证。根据公开披露的报告,截至2019年末,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资产规模高达93.9亿元。


此前,母基金研究中心专访了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揭开这家国内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大学教育基金会的神秘面纱。


“国外的捐赠资金是一个基金,可以说是一个投资机构、金融机构,而我们是一个公益慈善组织,我们的捐赠的钱其实是社会资本,做投资的这一部分资金是按照市场化来运作的,但是在风险的控制和监管要求上还是和市场化的相对不大一样。”袁桅向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绍,在大类资产配置的情况下,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大概有25%左右配置在私募股权方面,其中一大部分是作为LP出资到直投基金、母基金里面。


“我们现在大概投了几十家基金,也有投母基金。我们投的母基金其实就是清科母基金,最早的时候我们是清科母基金的绝对出资人,但实际上国内比较有名的基金我们基本上都有投,我们是他们的LP。”


袁桅表示,在做LP的过程中,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希望能够做合格LP。所谓合格LP,就是不干预GP决策的LP。“我们希望能够选到好的、能够长线支持的GP,但是我们不希望成为大LP,或者说我们不想成为主导。从原则上来讲,我们不参与到GP的决策中去,不参与人家的投委会,也基本上不在GP里面持股,不当前三或者前几位的LP。所以,从我们做 LP的规模来讲,出资还是有限的,我们很少参与特别大的基金,我觉得几亿到十亿、二十亿左右这样一个规模的基金对我们比较适合。”


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投资的GP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行业龙头,基本上track都比较清晰,在行业里有比较清晰的投资理念、投资策略;还有一类是小而美或者团队虽新但是有自己的投资理念的GP,有可能是first time fund,但是这些人也不是刚开始做投资,可能是从大基金里分出来的在细分赛道里有特色的团队。


“我们希望能够持续地支持所投的GP,因为教育基金会的钱是捐赠来的钱,实际上这种性质的钱是市场上真正的长钱,我们自己是没有LP的,我们没有到期或者退出这样一些硬性的条款,所以理论上我们可以很长线地支持GP,我们希望找到好的GP以后能够一期一期地支持下去。”


袁桅介绍,从投资的角度,大学教育基金会更能够去投资一些长期和价值投资的直投基金,因为基金会并不是要靠这样的一些直投基金在短期内给予回报,所以,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并不希望直投基金为了能够拿到LP的钱就把周期说得很短,比如说3+2。


“虽然3+2这样的直投基金也可能成功,但是大部分不容易,因为股权本身就是一个长期的事情,而且需要在它的不同阶段投资,从早期、成长期到中后期,每个阶段都要有附加价值给它,这不是一个很功利的事情,而是真真正正的长线的投资,我们是很有耐心的。”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LPxGP对接2.0版活动之七十一: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专场对接报名启动 | 母基金研究中心

这个省一次成立了1650亿元母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