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母基金100人】之吴乐斌:国有资本要有容错的机制和让利的胸怀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1-12-03 16:49:34

创新型国家最重要的标志之一,就是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促进科技与经济融合的过程中,中国股权投资行业贡献出重要力量,不断为之添砖加瓦。


创业企业和战略新兴产业需要了解业务、了解未来方向的专业投资机构的资金、资源支持以及等待企业茁壮成长的耐心。母基金作为“耐心资本”可以为基金赋能,为企业赋能,为实体经济赋能,通过推动金融与创新、金融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带动经济高质量增长。


对此,中科院创投董事长吴乐斌先生深有体会。“正所谓‘科技弱则国力弱,科技强则国运昌’,科技创新是大国博弈的主战场,是我国实现伟大民族复兴的重要推动力,特别是近年来一系列‘逆全球化’事件频发,使得举国上下形成‘自力更生解决卡脖子问题’的共识。国内股权投资行业发展如火如荼,母基金要发挥引导带动作用,引领更多资本关注科技创新。”吴乐斌对母基金研究中心表示。


吴乐斌所掌舵的中科院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后文简称中科院创投)也以行动证明了这一点。自成立以来,中科院创投践行“助力科技创新、实现资本增值”的使命,坚持科创引领、资本赋能、产业发展,不断助力中科院体系内科技成果转化工作,致力于借助金融的力量实现科技成果从“知本”(IP)到资本(IPO)的跨越。


图为中科院创投董事长 吴乐斌


01 坚持赋能“新兴产业”与“卡脖子技术”


首先,吴乐斌为母基金研究中心介绍了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的主要情况。


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是面向中科院全院、延伸至到各科研院所、专注于科技成果转化的创业投资基金,主要釆用子基金+直投的运作方式,联合各研究院所按照行业和重点区域打造一批“硬科技”、“绿科技”领域特色鲜明的专业子基金,充分挖掘中科院各研究所多年积累的重大科技成果,投资和培育一批能解决卡脖子问题的科技型企业。


目前,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一期已经完成募资,进入了“投、管、退”阶段,投资业绩不俗,IRR在30%以上。二期由中国科学院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合作建立,尚在募资阶段。


成立以来, 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已经投资20多支子基金,包括院所子基金和部分市场化头部子基金。对于子基金的选择,首要考察因素是子基金的投资领域,必须是投向战略新兴产业及关键卡脖子技术(纳米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光电芯片、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等“硬科技”、“绿科技”领域。第二点要考察管理团队投资能力与综合素养。此外,社会价值也不容忽视。“中科院创投所专注的科技成果转化除了经济价值,更要重其社会价值。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也始终牢记我们是‘国家队’‘国家人’,必须心系‘国家事’、肩扛‘国家责’。”吴乐斌表示。


同时,吴乐斌也充分强调母基金的意义与价值,认为母基金区别于子基金之处在于“体系”。母基金既依赖于体系又能形成体系,对整个投资生态体系具有独特作用,尤其是在创投领域。创投企业在不同成长阶段,需要不同的资金,也需要不同的环境。母基金可以通过投偏好不同的子基金产生不同的作用,子基金又可以对项目的成长产生激励价值。科创母基金的商业模式不仅仅是“募投管退”,很重要的还有“服”,科创的服务体系。科创母基金没有科创的服务体系和环境生态是难于成功的。


“投母基金或做母基金,都要看‘风水’,‘风水’不理想的地方不能投也不能做。这里的‘风水’就是科技创新的生态体系。现在,科创母基金有点泛化或泛滥,假冒伪劣多了,对发展不利。”吴乐斌谈道。


02 发挥平台优势,把握“放手+赋能”


在“管”、“退”两方面,吴乐斌告诉母基金研究中心,目前,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充分利用背靠中科院科技资源的优势,发挥自身平台汇聚的特点,上线了项目库系统,已经入库近500个项目,建立、打通、完善中科院各存量项目库,实现与优秀科技项目的联动。并不定期举行中科院优质项目推介交流会,搭建院所基金项目路演平台,邀请子基金、政府出资人、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广泛参与、重点对接。母基金主要依托中科院科技创新优势,集聚和整合优质社会资源,专注科技成果转化与科技企业的投资,基于院地合作框架,通过实现中科院相关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助力地方转型升级,实现优质项目产业集群对接落户,实现地方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进一步夯实做强院地合作关系。


吴乐斌强调,在投后管理方面,投资机构应该坚持的原则是“放手+赋能”。“放手”是因为企业发展始终要靠自身,投资机构不能过多参与管理企业事务。“赋能”是指应该让资本成为“智慧的资本”,起到赋能作用,充分发挥投资机构的能力和能量,为企业发展提供有效助力。


“目前,就全世界范围看,科技企业成长早期阶段,政府往往需要让利和容错,在出资LP时,不管是母基金还是子基金,政府往往不会强求高额回报。”吴乐斌谈道,“对于政府投资基金来说,政府和国有资本要有开放的心态、容错的机制、让利的胸怀,在履行引导和监管职能时要警惕思维僵化和行为固化,更不能出现错位和越位。”


另一方面,政府在引导基金市场化时要突出坚持三个原则:第一,要承认个体的逐利性,主观利己,客观利他;第二,利益主体之间的竞争是发展的主要方式;第三,竞争必须要有公平公正的规则和环境。因此,加强和改进党的领导是解决国资投资基金和运行基金的根本保证,领导要有国资领导者担当。要提高政治站位,观大势,顾大局,算大账,干大事。要慎重对待“国资不先于社会资本出资”的规则,要慎重对待“一票否决”式的主导控制权,要慎重设立国资全资的基金管理公司,要慎重限制基金管理公司自主经营权和团队薪酬待遇。国资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要看实际效果。


谈及疫情带来的影响,吴乐斌对母基金研究中心表示:“去年以来,席卷全球的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了不小影响。在2020年初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我们的部分子基金和项目在现金流和生产节奏上确实受到了部分影响,但是硬科技、绿科技企业具有很强的技术积累,抗风险能力更强,目前均已恢复。同时,得益于科创板的顺利推行,很多基金和企业也得到了市场追捧。目前为止,疫情全球化蔓延仍然没有得到遏制,这确实让人心痛,但是巨大的灾害也客观上提升了公众对于硬科技的认知和重视程度,包括无人机器、光电传感、生物医药等相关企业在未来会受到更多关注。”


在退出方面,吴乐斌强调退出是基金的重要环节,甚至在资本收益角度“退的好才是真的好”。就当前而言,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转化母基金还未到集中退出阶段。已经退出的项目有上市后退出的,如寒武纪;也有协议转让股权退出的,投资回报均达预期。他认为,S基金作为补充退出渠道,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S基金最大的意义在于提高LP的流动性。过去10年,中国VC/PE市场大爆发,折叠在其中的资金总量之大超乎想象。在国内,IPO是最主要的退出方式,但IPO耗时长、资源有限且存在一定不确定性,S基金则作为补充退出渠道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虽然市场空间相当诱人,但由于中国的PE市场体系尚不成熟,S基金的发展依然存在较多桎梏。不过,随着S基金的公开交易平台建立,信息不对称、规则不完善等问题有望解决,市场也有望在探索中逐步走向成熟。”他表示。


03 科技投资的前景与挑战


最后,吴乐斌为母基金研究中心讲述了科技投资的发展前景与实际操作中的心得体会。


他认为,科技创新是未来绝对的主题。近年来国内外科创基金的投资环境总体向好,特别是国内环境明显向好。首先,科技创新的氛围和观念意识空前浓郁,科技创新成为全民的自觉行动。面对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大家都意识到我国科技贡献率低、核心技术卡脖子成为困扰经济增长的“命门”难题, 科技成果转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答案。相应的,科技投资将成为最大赛道。第二,从资金端看,各级政府和各行业企业对科技创新越来越重视,其对基金的出资空前活跃。第三,从资产端看,大院大所的长期积累集聚了大量的先进技术,且科技人员近年来强化了市场意识,其科技成果和知识产权的市场成熟度也有大的改观。第四,从退出渠道看,科创板的设立,为科技项目上市打开了进入资本市场的大门大路,二级市场投资者们对科技创新股的追捧也形成了对科创投资支出的巨大力量。


但同时也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一是对科技投资的长周期性和复杂性认识不足。吴乐斌将科技企业的成长分为五个阶段:从创意到产品、从产品到有销售、从有销售到有利润、从有利润到上市、从上市变成行业龙头。科技企业成长的五个阶段均需要资金助力,而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侧重在上市前的阶段,即前三个阶段。


“恰恰前三个阶段的工作是一个慢活、细活、苦活、难活,要做好很难。所谓慢活,是培养周期长,一直要培育护送到第四个阶段;细活,是因为它很娇贵,需要更多耐心;苦活,是要做好量身定做的贴身服务,才能让它们成长;难活,是要有专门的手艺才行。所以,未来投资人需要深入了解科技企业成长规律,才能真正帮助企业顺利度过成长关卡,在科技投资赛道上取得成果成功。第二,在严监管条件下如何调动政府和国资单位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如何确保国有控参股基金管理公司的市场活力和效率,这些是有待进一步解决的问题。”吴乐斌谈道。


这也回到了开篇提到的,中科院创投的目标与初心。


自成立以来,中科院创投的发展经历了探索,但是初心从未改变——支持促进中科院各研究所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引导社会资本投资中科院早期科技项目;在科技创新领域对新型举国体制积极探索与实践。通过母基金引领撬动,助力解决“卡脖子”技术问题,为实现创新驱动发展提供战略支撑。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中国母基金100人】之许宁:引导基金数量增多是否是件好事有待商榷

「中国母基金100人」之董若愚:真正做“投资机构背后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