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建洲:混改基金与“原创技术策源地”

作者:母基金研究中心
2022-08-15 15:40:47

2022年7月30日至31日,2022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在苏州吴江成功举办。作为中国母基金行业内高规格的盛会,今年已经是中国母基金50人论坛举办的第四届。本届论坛,由中国国际科技促进会母基金分会主办,苏州市吴江东方国有资本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母基金研究中心(www.china-fof.com)承办。来自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国内主流母基金、一流投资机构代表,以及新闻媒体等方面的代表300余人齐聚吴江,为中国母基金行业建言献策。


会上,诚通混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唐建洲发表了以“混改基金与‘原创技术策源地’”为主题的演讲。母基金研究中心整理出演讲全文,供行业内人士参考交流。以下是演讲速记。


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的投资逻辑,以及现在国务院国资委提出中央企业要勇当原创技术策源地的背景下,基金如何发挥这些作用。


一、混改基金情况介绍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中央改革的任务,2015年中发22号文件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文件提出,首要目标是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基本完成,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取得积极进展。其后相关文件不断出台,成立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就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的内容之一。混改基金于2020年2月份国务院批复以后,在国务院国资委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将这一基金落户上海。


混改基金的股东单位有两个类型:第一类是国有企业,以中国诚通等11家中央企业为代表,以及上海国资六家单位作为基金所在地国资出资主体,第二类则是非国资,目前所占比例较小。


对于混改基金,国务院的整体批复是2000亿,首期募集707亿,注册地在临港,也是当年临港实现招商引资的重要项目。首期出资中,地方政府出资比例为10%。相应的,我们将一个100亿的专项管理的结构也是放在临港。混改基金成立的定位是推进国民经济布局优化调整,发挥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优势,增强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的能力。


这其中有几个维度的逻辑。首先是做什么的,什么是混合所有制。一部分是正向混改,即国有企业、中央企业在混合所有制过程中,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还有是反向混改,即非国资的科技型企业的参股,作为积极股东参与他们的公司治理。目前在正向混改的方向正在实施两部分的内容,一部分是混改投资的主要战场,就是科技型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的混改。


根据国务院要求,混资本是手段,改机制才是目的。所以我们提出提升资本效率、改善经营机制,这和国有企业不断地增加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去对接资本市场、提升公司的规模化运作和水平的要求是一致的。第二个是综改区试验,支持地方企业混改和产业聚集,通过中央的产业和资本和各地方重点发展的产业进行对接,不管是以直投还是创设基金的方式合作。另外是支持优秀民营企业反向混改,我们接触的民营企业很多,核心员工持股对很多民营企业也非常重要,不分公司的所有制成分,创始股东一股独大缺乏核心员工持股,一样不是很好的股本结构。


第二个逻辑点是投资领域有两条线。第一个是关键领域,第二个是核心技术,关键领域就是要判断什么样的项目,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是我们志同道合的同志。首先他们手头的项目、发展的事业要符合国民经济的发展方向,符合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方向,同时在这个方向上企业还要拥有核心技术,就是投资人常说的壁垒。核心技术有很多,有核心技术的原创、核心技术的应用,甚至是管理能力,以及市场能力,这都是核心能力。对我们来说,可能是偏向于原创,就是应对国有企业要勇担原创技术策源地的号召。


下面说一下中央企业,刚才的几个逻辑收窄一下。中央企业做什么,PPT展示了几个试点的名称,还有一个没展示的新范围,是链长单位。链长单位也是授牌制,一般授给中央一级企业,和直接投资对象可能没那么大的相关性,但同样要重视。第一个是混改试点企业,第二个双百企业,第三个科改示范企业,它里面配了核心员工持股政策,具体到政策会有不同表述。对我们来说,会看什么标的?首先看国家战略,是否处于国家战略发展的领域,二是是否具有科创原创性和代表性,包括有进口替代的概念,三是不能仅服务于自己的集团,还要服务外部。比如在我们科改名单中,产业的外部性要达到90%,要有利于参与市场的竞争,而不是简单的央企的部门,内设的公司。此外希望它是在产业链关键领域,勇当产业链的链长责任。基金也就是资本的力量,大逻辑也是支持链长单位不断地强链、补链,支持标的企业做优做强和做大。


二、混改工具箱介绍


混改有很多的工具,灵活应用。但是首先要做研究。我们和招商证券一起,探索这些工具到底是有多少绩效、做到什么程度比较好。我们知道员工要持股,多少比例合适,我们适当拉开一些差距,拉到什么程度比较合适。最终,我们以一千多家国有企业上市样本做了一个简单的数据和建模分析。


1、工具介绍


我们将混和改革工具分开,包括引入持股、股权激励、改制上市、资产重组等。我们想知道用混的各类工具,哪些能取得好的效果,改的工具绩效又如何。作为专业的投资人、重组的单位,一年时间内我们要对接多家企业改革的过程。作为具体改革的企业,可能工作生涯就这么一次。他们经验不足,我们如何在治理上给他们赋能就非常重要。如何以数据的方式告诉大家工具如何应用,而不是简单说这个事能用、这个事很好,好在哪里和好到什么程度是研究想要解决的问题。


2、“混”的工具研究结论


我们做了建模研究,并得出了一些有意思结论,简单介绍几个供大家参考。


第一是管理层持股比例的增加,有利于公司绩效的提升。我们不看股价,就看措施实施了以后,企业的经营绩效是否增加。管理层应该持股,包括民营企业。关于股权集中度,刚才说的一股独大不好,特别分散也不好。所以,第一大股东比例相对要高一点,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在第二大股东的1.5至2.5倍的区间绩效是最高的。股权流通程度高则更好一些。股权激励与公司绩效之间的关系,鼓励越多,绩效越好。引入战略投资者和公司绩效之间的关系,所以看起来定增引入的战略投资人越多,企业绩效越好,这可能和带来的赋能有关。这两个比例高一些好。


第二是“改”的方面,适当拉大管理层和员工之间的差距有促进作用。第三,科技型企业,员工不能拿低薪,还是要有较高薪酬水平,让科技人员有好的生活水平。此外,模型还告诉我们,有了绩效最好当期兑现,这对企业绩效最有利。我们现在希望将员工与企业绩效绑定的手段,是让绩效在3至5年兑现,但模型显示却不如当期兑现。在董事会机制方面,董事会规模方面,10个人左右的比较好,多次开会比较好,这些董事们同一个城市最好。独立董事要有,但数量多不多倒没显示出明显相关性。


3、混改建议


第一,适当增加会议次数,增加董事人数,有更多战略投资人的股东大会很重要,多开几次会对企业好的。


第二,治理结构不应浮于表面,而应更加在顶层设计和机制方面创新。


第三,企业绩效和员工薪酬联系密切,但能适当拉开薪酬差距和奖励即时兑付的体系更好。


第四,具有会计专长的独立董事是有好处的,尽量让他们合理地承担任务。


三、科研院所改革改制介绍


最近国有混改正在发力的投资对象是科技型中央企业,重点是科研院所的改革改制。很多院所里的科技人员手里有很多实用技术却很难与市场对接,也就是科技成果的产业化问题。这两年这些标的除了勇当原创技术策源地的要求,还叠加了两个政策:一个是国有企业三年行动方案,希望他们完成改制,二是不断提高国有资产证券化水平的方向,不断把他们推向与资本市场的对接。所以在这几个政策的叠加下,科研院所的改制会是市场上常见和热门的对象,大家都应该一起努力地发掘和支持。


建立现代科研院所管理制度、完善改革配套政策体系、科学界定科研院所性质类别、激发科研人员创新活力。有没有好的机制,有没有好的人员制度,有没有更多的投资人加入,这都是老生常谈的。


我们给适用的政策梳理了一下,国务院国资委出了很多的政策对他们进行了激励,但是为什么觉得不解渴?首先是有范围,股权激励,股权成本价出售,可以给期权,可以给限制性股票,可以项目跟投,作用和优点很多,但是是有适用范围的,这些适用范围必须进入国资委的试点清单才能享用政策,没有进入清单,根据最近的政策解读还是不能进行的。其次是方式多,政策里可以给股票、可以给现金,甚至收益分配权可以给,可以有分红激励,甚至是虚拟股权的激励也可以实现,都有政策,大家可以加强学习。比如2009年国有员工持股规定还是生效的,但文件中员工不能持股但是可以现金的方向,还是值得关注。但要适用,也要注意适用范围。 


很多企业进入了试点名单,但是很多也还进不去。此外,很多科研院所因为存在各种问题,没法整体改。大家采取的一般性的做法,是将一部分好的项目和资产打一个包,把一部分的优秀资源装进去,让它证券化,让它激励。那存在什么问题呢?这个公司所有的科研成果是历代积累的,而且不仅仅是一个单位发明和创造出来的,有横向的科学家和横向的人员支持。但不管什么股权设计方案都覆盖不了他们。其次院所管理层的贡献,为这些提供管理性支撑和资源倾斜的人,很大程度担当改革责任的人,也没有得到激励。支撑性和上级管理人员没有机会,只是这一波进入这个平台的人获得了大利益。这样行不行?当然,部分改制按现在政策可以走,但内部利益平衡,是目前很大的难点。能够整体完成改制的最好,但具备条件的数量又较少。


包括交易方式的选择,现在大部分交易方式要是进入产权交易所进行公开交易,员工也不太可以在一级市场获得最优先的交易权。我们自己的观察,这个过程中的参与机构确实存在问题。不管是国有企业的投资人还是非国有企业的投资人,一旦遇到热门项目蜂拥而上,把估值抬得非常高,期望获得财务收益。那核心员工没钱买,所占的股权比例就特别小。即使有钱买,把估值抬高,把员工和财务投资人投资成本放在一起,如果破发大家承担能力却完全不同,反而忘了企业发展与核心员工利益绑定的初衷。目前还有很多国企、央企在试点,在积极解决科研人员核心人员与企业绑定的问题,我们也呼吁大家重视过程中的企业核心人员利益问题,大家一起解决问题,不能简单为了抬高成交价格,却在现有政策体系内把企业发展的大事情耽误了。


以上就是混改基金和我们研究成果的一些分享,谢谢大家!


母基金研究中心联系方式:


母基金研究中心公众号二维码副本.jpg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中注明来源及作者名字。】
其它文章

袁桅:高校捐赠基金—长期的专业的机构投资者

王忠民:母基金投资的风险收益模式